“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 > 第三章 封魔印?魔封印

第三章 封魔印?魔封印(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孝庄秘史 侠行天下 色胆包天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 极品农民之我自风流[极品农民] 覆雨记 生命的奔流(天生我材必有用续) 奶妈疼你 我是胤禛福晋 佳音如梦

楼家大乱,连楼厉凡那三个躲到外国享受阳光的姐姐,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和楼家姥姥、老太爷一起,在木乃伊楼爸爸的床前吵得不可开交。更多小说ltxsba.

他们谁也不听别人说话,只一个劲地大吵大闹,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一是,他们根本就不是想知道楼厉凡“到哪儿去了”,而是在争论“是谁把楼厉凡藏起来逗他们玩”。原本满怀希望等楼家人找楼厉凡回来的霈林海,希望就像肥皂泡一样破裂了,看来把希望寄托在楼家人身上,还不如靠他自己来得更可靠一……

他不知所措地看了一会儿他们的家庭闹剧,转身走出了病房。他需要安静,要想一想之后该怎么办,而不是听那群魔女胡说八道。

“小伙子。”听身后传来千年女鬼的声音,霈林海站住。

“凡凡是楼家的孩子,就算把他光着屁股丢到南极去,他也会活着回来报仇的。”霈林海叹了一口气,他没有心思开玩笑。

“我不明白,你们这都是哪来的自信?万一厉凡真的回不来怎么办?”女鬼促狭地挤了挤眼睛:“那不是很好吗?”“什么——”“能回来就回来,回不来就回不来。身为楼家的孩子,总是要面对危险的。即使这一次能不死又怎么样?下一次、下下次,他一样能躲得过去吗?”

“你可以救他一次,却没有人能够陪他一辈子,想活下去就要靠自己,不管他在哪,不管他执行什么任务,这是楼家唯一的原则。”“你们楼家、你们楼家、你们楼家!你们楼家都是神吗!”一向温和的霈林海发怒了:“你们就从不犯错?你们就从来没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你们能活到现在,难道都是你们自己一个人努力的结果?”女鬼静默了许久,久得霈林海都要以为她要走了,她却哈的一声笑了出来。

“所以……所以啊!”她微笑:“所以我们活到现在,而他有你啊。”总之,不管霈林海如何提醒那位千年女鬼,楼厉凡现在处境不明十分危险,她却始终没有做出任何正面回应。

霈林海绝望之余不禁开始有些怀疑,她对她的“凡凡”这么绝情,是不是和楼厉凡口中那三个魔头一样,有其他什么居心……

“要救凡凡,你就得自己想办法。”这是千年女鬼给他的唯一答案。

“他又不是我的小孩……”“那我们就一起等他的尸体被送回来。”女鬼轻松地撂下这句话,随即消失。

无奈的霈林海想了半天,只好去找“那三个魔头”看看能有什么办法。

那位女鬼大人不管,至少他姐姐总会管吧?可惜他猜错了,当他回到楼家父母的病房时,楼家三姐妹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那两个为人父母的,躺在床上装死。

霈林海在两张病床前苦苦哀求,最终换得了天一红霞的一句话——“他是拜特的学生,你去找他吧。”之后便不发一言。

直到现在,霈林海才终于明白,楼厉凡的暴躁脾气和毒舌是从哪来的了,要是他出生在这种家庭里,八成也会像他一样……

垂头丧气的霈林海回到楼天台,看着满天飞的空中计程车却完全不想招手,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他全身一震,周身上下闪出辟啪电光,体内的灵气转眼间化为了妖气。

去他的性质转换管理规定!现在他很心烦!楼厉凡的失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妖力……浮翔!”他的躯体腾然升空,向空中列车的停靠站飞去。

千年女鬼站在五百层的某扇窗前,看他离开,微微地笑了笑。

“夫人……”楼厉凡爷爷的那张脸,在她身边飘飘荡荡:“我们真不告诉他们真相?这件事还是越早解决越好吧?”“为什么?”千年女鬼温柔地笑着看他,那表情和天一红霞一模一样。

那张脸上流下了惊恐的汗水:“这……这个……”“我早就说过要锻炼这些孩子们吧?而且就算封印解开了又怎么样?大不了我们恢复自由罢了。你说是不是?亲爱的?”“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以往执行实习任务时,楼厉凡都是霈林海的指挥者,他根本不需要思考退敌方式,只需要听从楼厉凡的命令就行。

可是现在,楼厉凡不知所踪,楼家人避而不见,他想依靠自己的能力来找,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才好。无奈,只能回到学校去寻找救兵。

校长那个变态九成九是不会帮忙的,他能不找麻烦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教员的话……帕乌丽娜他们可能给他一好的建议,但他不认为他们会帮忙。

那同学中……天瑾……她会帮忙吗?如果告诉她是楼厉凡出事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隔壁的罗天舞、苏决铭、乐遂、公冶四人很不可靠,但终究是灵能世家出来的人,除了学艺不精之外没什么大的缺……(这已经是很大的缺了!)

而云中榭虽然已经解除了二级灵体监禁,但花鬼仍受言字契约的效力束缚,在他的束缚还没到期前,云中榭……应该不会想离开学校吧。

算来算去,最可靠的人只能(勉强)算是二年级——现在是三年级的东崇和东明饕餮了。

东崇是吸血鬼和旱魃的混血,东明饕餮是他的共生体,现在不提东崇分给东明饕餮的力量,和为他再造身体失去的那部分,仅以东崇的年龄来说,他拥有着霈林海所认识的人中,谁也无法匹敌的深厚经验,连花鬼都不是对手。这一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他觉得应该首先求助一个人。

他一回到学校,立刻找到天瑾,和她说明现在的情况。

“……所以我想先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天瑾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她道:“这件事……不好办。”霈林海的心凉了半截。

“我说过,我对能力高于我的人,预感和遥感都不准确,你们现在的能力,似乎比我想像的还要高得多,我对你们已经完全没有感应了。”“那就一办法也没有了吗?”天瑾再次沉默。她灭了小灯的灯光,起身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温暖的阳光毫无阻碍地铺撒进来,让这个终年不见阳光的黑冷空间立时有了生气。

“我不知道行不行,因为我对物品的感应不如生物,只能试一下看看。”“你是需要他的那件衣服是吗?可是他失踪的时候,似乎连它也穿走……”天瑾打断他:“不是那件衣服也行,只要是他离开前碰过的东西就可以,比如说……”她伸出手指,指向他的脸:“你。”“我?你刚不是说对我没有感应……”“如果把你视为承载楼厉凡信息的物品的话,那就没有问题了。”视为物品……霈林海心中有些委屈,却没敢提出什么。

“不过……”天瑾又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去找楼厉凡的大姐?她的能力比我高出几倍,对物品的感应更是我赶也赶不上的。”霈林海苦笑:“我倒是想找她们,可她们在我想到之前就跑掉了,他父母又躺在那儿装死,我还能找谁……”天瑾想了想:“……算了,反正他们家也是不可信的,靠我们自己吧。首先,你告诉我,你住在他家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什么异常的情况没有?”霈林海想起那栋大厦的封魔印,便将从楼厉凡那里听来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包括自己和楼厉凡的异常感觉,以及他们在浴室里的事。

天瑾一边听一边无意识地咬指甲,平素阴沉平板的脸庞现出一丝疑惑。

“你是说……他吐了?”“是。”“然后他还捂着头吧?”“我看他挺用力地按着太阳穴,好像很疼……”“其他还有什么异状?”霈林海苦思,一会儿恍然道:“他还向我道歉#蝴从来没向我道过歉……”“够了……”天瑾带着比平时更阴沉的表情,转过头去:“我知道他为什么总说你不可靠了……”霈林海茫然。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吗?

天瑾道:“在解救楼厉凡之前,我们必须先知道他在哪里。但是只有我们两个还不够,我们需要有更多经验、更高能力的人从旁协助,当然还有专业能力者。”“我的能力……”“你的能力不行!”天瑾不耐烦地说:“空有一个大储槽却没开关,除了楼厉凡,谁敢放手用你!”就算是事实也不要说的这么清楚吧……

“还有,你去找校医,向他报告这件事,看他有什么回答。”“校医?可是为什么不找校长……”“让你去你就去。”天瑾和楼厉凡不同,楼厉凡会吼,她不会,但只是那双深幽而恐怖的眸子无情地盯着你,就已经很有威慑力了。现在她的眼神无情地瞪视着霈林海,霈林海立刻就投降了。

“……对不起,我现在就去!”“嗯,跟他报告后,你把这几个人给我找来。”她快速念出了一串名单,霈林海头,立刻开始着手准备。

罗天舞等四个人是一定在名单上的,另外再加上东崇和东明饕餮,这霈林海之前都想到了,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连花鬼和云中榭竟也在名单之中。

他直到现在也没弄清楚,这两个人到底算不算好人,尤其是那个花鬼,上次险些把他和天瑾弄死,而且听说他在几十年前,还造成拜特学院千名学生失去能力,如果不是有帕乌丽娜的干涉,他和天瑾现在说不定还像废人一样在床上躺着呢。

想到这个他就不寒而栗,但既然天瑾要他联系他们,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她永远都是以保护自己为第一位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除了东崇和东明饕餮和他们不在同一栋楼外,其他的人不是隔壁就是对门,所以没过多长时间人就找齐了,九个大男人加一个女人挤在小小的宿舍里,本来就不算大的空间霎时变得又窄又小,想站起来一下都觉得困难。

“我觉得……”苏决铭发着抖在公冶耳边悄悄说:“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首先应该找家长嘛……家长不行就找学校嘛……学校不行就去找常警,常警不行找灵异警……总有一个行的吧……干嘛非得找上咱们……”“苏决铭。”天瑾阴郁的声音响起,苏决铭打了个冷颤。

“有什么意见就大声说出来,别在那儿嘀嘀咕咕。”苏决铭颤抖得更厉害了:“不……不不不不!我绝没有任何意见!一切都听您的!”四人组齐刷刷地头。

“……但是我怀疑你们四个人到底有没有用。”“如果没用就再好不过了!”“这次的事情就是这样。”天瑾把窗帘拉得更开一些,很少与外人接触的她,一下子挤在这九个男人中间,她觉得很受不了:“我们的目的是找到楼厉凡,至于以后的事情,等找到之后再说。”

“本来只是寻找他的话我自己就可以,但是现在他的能力因霈林海的关系增长了很多,我对他的感应已经消失了,再加上我不能确定他的位置在不在人间,所以我需要有人给我加持,否则我找不到他。”“加持啊……”花鬼扫了一眼房内的人,冷笑:“加持有必要这么多人吗?连旱魃也弄来……”“旱魃至少不是在押罪犯。”东明饕餮反唇相讥。

花鬼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你这种不入流的二级旱魃,没资格和我说话。”“你说什么!”东明饕餮拍案而起。

花鬼毫不示弱地站起来与他对峙。东明饕餮气急,撸袖子就打算冲上去“教训”他一顿,东崇从后面架祝蝴,低声软语好言相劝。云中榭坐在原处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给了花鬼一个眼神,花鬼看他一眼,缓缓坐下了。

天瑾抱臂冷冷地看着这群剑拔弩张的男人,直到完全安静下来才开口道:“霈林海,你去找校医了吗?”一直躲在角落发愁的霈林海,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去了。”“和他说了情况吗?”“是。”“他的回答?”“……”“不行对不对?”“……”天瑾阴沉地环视了房内的人一圈,用阴沉的声音慢慢道:“你们看到了。不是我们不去向学校报告,而是这种事报告了,他们也不会管。入学的时候,校规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只为死人赔付保金,活人怎样他们根本不予理会。”

楼厉凡已经是成年人,常规法律规定他爱去哪就去哪,我们报案也没有用,除非我们在哪里发现他的一只手或一只脚。

“《灵法》规定,成年男子失踪一个月以上才能报案,如果我们等到那个时候的话,楼厉凡大概连骨头都不剩了。”“我不明白。”云中榭道:“楼厉凡到底去哪儿了?既然你感觉不到他的下落,又怎么知道他的处境有你想像的那样危险?”“很抱歉……”霈林海沉痛地说:“天瑾说,要救出厉凡,你们是必要的……”“去做祭品的必要吗!”四人大吼。

天瑾好像没看到那四个人涕泪交流的样子,继续说道:“救不救他倒在其次,至少我们现在必须弄清楚他的方位。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加持,如果能和他的感应联系上,那就有办法了。”“那你打算怎么开始?”东崇问。

“我已经想好了……”傍晚时分,一行人带着制造大咒式圈所需的物品,来到学校后山的鬼门附近。

罗天舞等人对这里的印象不是很好,看着被封锁圈和蛇穴层层包围的鬼门,就腿肚子转圈了。

“怎么又到这里来呀?不是说鬼门附近是不能用力量的吗……用了的话会出意外呀……”“你们难道进去过?”霈林海惊讶地问。

天瑾道:“我不是想像,他的处境的确很危险。”

“第一,在他失踪的前一天晚上,他家的封魔印发生过小规模异变。”

“第二,楼厉凡离开学校前,我曾经在他的衣服上,感应到很严重的伤痕和血迹。”

“第三,他那天晚上和霈林海讨论了一些事,没有结果,他们商定第二天再继续,可第二天他就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

“他到底危不危险,你们自己想。”“难道是——”墙角里的四人组颤抖地挤出了一声音:“封……魔印……”“封魔印破裂了。”天瑾干净俐落的回答。

那四个人立刻鬼哭狼嚎起来:“我们才不要去呢!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干的活!我们要退出——”“那不行。”天瑾仍是干脆俐落的回答:“我必须有你们的帮忙,有必要的时候你们还必须充当炮灰,否则我的安全系数会降低。”静默。

那四个人跳起来,连滚带爬地往屋外窜:“我们还不想死啊!救命啊——”不幸的是,霈林海已经先他们一步站在门口,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对那四个人造成了强大的压力。

“霈林海——”四人绝望的嚎叫。

“……快过来帮忙,不要在那里东问西问。”恢复面无表情的天瑾,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所有人都切身感受到了六月飞雪是什么模样。

大咒式圈的基底不难画,难的是圈内镶嵌的各式金银图案,必须小心地将金片和银片修成需要的样子,一个一个嵌入相应的图案。

不过这些工作也只是比较琐碎而已,直到开始镶嵌咒式圈阵眼的钻石时,他们才发现,他们原本估计的十六颗钻石根本不够用,现在这时间到哪儿去找钻石?一干人等愁得头发都快白了。

所幸云中榭想起上次解除强夺大咒式圈之后,他从咒式圈上收回了部分钻石,立刻回去将剩下的部分取来,方才将咒式圈完成。

等他们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月亮走到了他们头的位置,皎洁地映照在那个精巧的大咒式圈上。

天瑾面朝楼厉凡家的方向,背靠插在地上的剑,盘腿坐了下来,霈林海坐在她的对面,罗天舞、苏决铭、乐遂坐在她的身后和左右,东崇和东明饕餮、云中榭、公冶四人盘坐在大咒式圈的最外围圈内,八个人全部面朝内,手呈剑字诀,指向天瑾。

众人闭口不言。

天瑾卸下肩上的长剑,从背包中取出罗盘看一眼,找准某个位置,将剑用力插下,直没入柄。

“鬼门附近的确容易发生意外,但不是每一次都会。而且这里是气场最强的地方,你们在这帮我加持,才能达到最大的效果。”花鬼道:“最大效果?难道我们几个人合力,还不如楼厉凡一个人?”他可不信凭他们能力的级别,还不能让她感应到楼厉凡。

天瑾冷笑道:“那也要他就在我面前才行!离得这么远,力量的消耗怎么算?说不定还要跨越异界,我和你们之间又没有完全的力量相通,你觉得只有你们够用吗?”花鬼气的猛挥拳头。东崇却淡淡地笑了起来。

“你居然为了他这么拚命,楼厉凡真是幸运。”天瑾微微张大眼睛,总是泛着青灰或苍白颜色的面颊,竟浮现出一丝晕红。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天也实在太暗了,所有人——除了东崇和云中榭之外,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花鬼一个人站在圈外担任守护者的工作。当天瑾告诉他,他必须守在圈外的时候,他很是讶异,她不是说专门要找他帮忙的吗?然而天瑾没有给他过多的解释,他也不想追着这个阴沉的女人问太多,只要能救出楼厉凡就行,别的他并不关心。

天瑾闭上眼睛,深深地吐纳了几次之后,缓缓将双目睁开。

“开始。”她说。

大咒式圈启动,圈内八人同时向她释放出了力量,八股强大的能量,在相对来说太过狭小的大咒式圈内,制造出了拥有强大风压的飓风,飓风在圈内呼啸旋转,四处乱窜,撞到咒式圈的边缘,轰地一声又被弹走。

天瑾在飓风的中心,长长的黑发被吹得高高飞起,她的全身放射出了金红色的光芒,在那光芒的引导下,疯狂的飓风逐渐围绕着她旋转起来。

花鬼看着这一切,心里非常了解天瑾现在所受的痛苦。

就像被强行吸走能力一样,被强行灌入能力也同样不好受。在大咒式圈的帮助下,她虽然强行统合了八个人的力量,但却不能完全驾驭。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需要这么多人,否则她能得到的力量本来就不是很多,再被互相抵销之后,几乎就什么都不剩了。

花鬼看看脚底,大地从刚才就一直在震颤,现在震颤得越来越厉害了。蛇穴中的蛇们骚动不安,在这里都可以听得到它们丝丝的声音。鬼门的封锁圈在不断晃动,看来鬼门的生死气机又开始混乱了,如果等一会儿发生鸣动的话……

他看一眼咒式圈中的九个人,暗暗咬了咬牙。他并不赞同在鬼门附近设阵,但他必须承认天瑾的选择没有错。

楼厉凡的失踪和封魔印必定有很大关系,如果真是和他猜测的一样的话,那么就可能牵涉到“异界”的问题,天瑾——甚至包括他和云中榭,即使再加上那两个旱魃,也无法打开通道与楼厉凡互通信息(另外四个人忽略)。

只有在鬼门附近,生死气机交错混乱的地,才“有可能”达到这个奇迹……

想到这里,他忽然明白天瑾为何让他在咒式圈外守候而不是进去。

这个大咒式圈只是用来统合力量的,内部的力量无法出去,外部的力量却可以随意进来,如果没有一个人在外面进行守候,当鬼门气机开始鸣动的时候,就是圈内的人被力量压死的时候了。

“我是盾牌……原来如此!”大地轰的一声剧震,鬼门封锁圈内蓦然出现了巨大的吸力,伴随着狂风开始向内吸入。

蛇穴内,成千上万条蛇几乎是瞬间就被吸了进去,大咒式圈的外围在这强大吸力的影响下,也出现了不稳的现象,边缘处的金银图片叮叮当当地颤抖,互相碰撞,眼看就快要错位了。

花鬼张开双臂,全身散发出强力的淡青色气息,将整个大咒式圈保卫在自己的气息下,大咒式圈立刻平静了下来。

学校中心,一百四十七层教学楼,一个穿着黑袍的变态一只脚站在栏柱上,往正在发出鸣动的地方看。管理员、校医、帕乌丽娜、雪风、海深蓝站在他的身后,同样专注地看着与他相同的地方。

“出这种题,难了吧。”帕乌丽娜抱着胸,冷冷地说。

“可是用难题去解决另外一个难题,是他的强项呢。”海深蓝平淡地说着风凉话。

三个拜特同时回过头来:“不要这样说吧……我们会害羞的。”“你们也知道害臊!”帕乌丽娜笑笑,撂下这句话,和海深蓝一起离开。

“你们不看到最后吗?”帕乌丽娜头也不回:“等真有人死了再说。”“……云中榭也在那里哎……”“花鬼保不祝蝴了再来叫我。”一起目送帕乌丽娜她们离去,三个拜特的目光又投向了雪风。雪风冷笑了一下,那笑容和帕乌丽娜的如出一辙。

“别看我。我现在可是暂时辞去了副校长职务,有什么问题等我复职了才会管,现在我不按法律把你们抓回去就不错了。”“可是你不是说有困难可以找你吗?”校长大人满怀希望地说。

“是啊。”雪风又笑:“不过我是对帕乌丽娜说的,不是你们。”那变态被一棒打入了十九层地狱,他呆怔了一会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嚎哭起来。“这又不是我的错!这又不全是我的错!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全要我一个人承担啊?”“你活该吧。”鬼门中的气流翻滚越来越强烈,明明有“生”的气流影响却无法吸走,让鬼门的气息比之前更加狂乱。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