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侦探推理 > 重生之爱妻如命 > 064你和那个贱人可以安息

064你和那个贱人可以安息(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孽恋-父女情】 艳奴天香传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七))(1.2万字更新,涉及luan 伦, 乱(合集) 绝世神皇 傲娇男神住我家:99次说爱你 小村春光 慾乳烺毋 醉迷红楼 都市猎艳:少妇俱乐部

宋隆昌曾经去过李家,以为那已经是够奢华大气的了,没想到在皇甫家面前,一下子就被比下去了。龙腾小说网ltxsba.com

宋雪的电话现在一直打不通,也找不到她的人,只有自己亲自来替她向皇甫家的少爷赔礼道歉了。

宋隆昌在外面徘徊了半天,才按响了门铃。

看大门的佣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宋隆昌,高仿的西服已经是十几年前的流行款式,劣质的皮鞋擦得黑亮黑亮的,梳着三七分的发型下,是一张依稀可以看到年轻时俊容的脸,卑微的有些低声下气,谄媚地笑着,“你好,我找皇甫少爷。”

皇甫家平时很少有人来拜访,偶尔有客人来也是非富即贵,大多是夫人或小姐的朋友,今天来的这位一脸穷酸相,以前都没见过,既不想夫人的朋友也不像是小姐的朋友。

“你找我们少爷有什么事?”

宋隆昌低声下气,“是关于我女儿的事,你去跟皇甫少爷说我是宋雪的父亲,皇甫少爷就知道了。”

看大门佣人看他说的好像挺那么回事的,宋雪这个名字他停过,也不敢就这么把人赶走,进去跟皇甫夫人禀报。

客厅里正在喝咖啡的皇甫夫人悠闲地搅动着手中的小勺,“宋雪的父亲?”

“是,夫人,他说是宋雪的父亲。”

“宋雪的父亲跑我们皇甫家来做什么?”皇甫夫人不屑地自言自语,“让他进来吧。”

“是。”看大门的佣人去开门。

“等等。”

“夫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过一会儿再去开门,让他在外头等一会儿吧。”皇甫夫人故意要怠慢对方,谁让他是宋雪的父亲呢。

宋隆昌在外面等了老半天,宋雪的电话依旧打不通,索性也就放弃了,自己先进去道个歉,将事情先缓和回来再说。

也不知道在大门外等了多久,看大门的佣人一直没出来,宋隆昌伸长脖子往里面看,叫了几声想叫出一两个人来,也没任何人出来。

就在宋隆昌要灰心的时候,看大门的佣人终于出来了,“夫人请您进去。”

宋隆昌早就等急了,可也不敢跟对方发脾气,半笑着说:“怎么这么久啊,我还以为皇甫少爷不肯见我呢。”

看大门佣人没有理会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到大厅外面,一个自称管家的五十来岁老人将他请进去,“请跟我来吧。”

宋隆昌跟着管家进去大厅,靠窗的地方,氤氲着一片橘色的夕阳,皇甫夫人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品着咖啡。

“夫人!”管家轻声道。

皇甫夫人放下手中的咖啡,看了一眼低声下气一脸讪笑地宋隆昌,“你就是宋雪的父亲?”

宋隆昌低头哈腰,一脸谄媚地笑,“是,夫人,您好,我是宋雪的父亲。”

“你今天来有什么事?”皇甫夫人看一眼管家,示意他先下去。

“我是来找皇甫少爷的。”宋隆昌陪着笑说,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四周,没见着皇甫奕。

“我儿子刚好不在家,你有什么事跟我这个做母亲的说也一样。”皇甫夫人也不请人坐下,慢悠悠地搅动着咖啡说。

宋隆昌弯着腰,“是,夫人说的也对,我们将来也是要成为亲家的,跟夫人说也是一样的。”

“亲家?”皇甫夫人觉得好笑,“宋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甫少爷和我女儿小雪一直在交往,这事夫人应该知道吧?”

“还真没听说!”

宋隆昌一阵难堪。

“是嘛,现在知道也不晚,他们两都已经准备结婚了,我们当然就是亲家了。”

“有这回事?”

“是、是啊!”宋隆昌头上直冒冷汗,低声下气地说,“我女儿之前不懂事惹皇甫少爷不高兴,所以我今天来是想找皇甫少爷,当面跟他道歉。”

“宋先生哪里搞错了吧?我们皇甫家再怎么不济,也还没有沦落到娶一个平民。”皇甫夫人嘲讽地说,“再说,我儿子都有未婚妻了,怎么可能还跟你女儿交往?不会是你女儿自己得了什么妄想症吧?”

宋隆昌要多难堪就多难堪,无地自容,有种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硬着头皮说,“大概是皇甫少爷还没跟夫人说吧,其实皇甫少爷很喜欢我女儿小雪的,两人都准备结婚,要不是我女儿不懂事,惹皇甫少爷不高兴,我们双方的家人早就见面了。”

“你女儿做了什么惹我儿子不高兴?”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女儿已经知道错了,想跟皇甫少爷亲自道歉,希望他能原谅我女儿这一次。”

皇甫夫人放下咖啡,好笑地说:“你们一家人还真是好笑,都说了我儿子有未婚妻,从没听他提过宋雪这个名字,我看是你们家弄错了,想嫁进我们皇甫家的女孩子多着呢,经常有人冒充我儿子的心上人跑上门来又哭又闹的,以为那样就能进我皇甫家的门了吗?也真是不自量力,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妄想嫁入豪门,真是想钱想疯了。”

宋隆昌被皇甫夫人这么明着暗着的痛损了一顿,脸面实在挂不住,无地自容地陪着笑,连笑都那么僵硬,“夫人,我女儿真的和您儿子交往,不信您可以找皇甫少爷来问问。”

“不必了,我儿子我这个做母亲的最了解了,他最疼他的未婚妻了,怎么可能背地里有别的女人?我看啊,八成是你女儿自己得了妄想症,还是赶快送医院去治治吧,要不然以后再闹到别人的门上去,就更难看了。”皇甫夫人轻声喊了一下,“管家,送客。”

“夫人,夫人!”宋隆昌连忙说,“您听我说!”

“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皇甫夫人没想到这宋雪的父亲脸皮不是一般的厚,都被明着暗着骂成这样,还赖着不走。

“夫人,您让我见一见皇甫少爷吧,我想当面跟他说。”宋隆昌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

“我儿子和他未婚妻在一起,两人如胶似漆的,你见了他又能怎么样?他根本就不认识你女儿,还是赶紧回去送你女儿去医院精神科看看吧,别整天妄想着嫁入豪门了,再怎么也轮不到你女儿,就别出去到处说了,免得让人知道笑话。”

宋隆昌被说的狗血淋头,这辈子他没这么丢脸过,最后还是被赶出皇甫家的。

人家压根就不认识自己女儿,那妻子为什么说女儿和皇甫少爷交往?

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皇甫家被皇甫夫人那么没头没脸的一顿奚落嘲讽,别提多憋屈难堪了,肚子里是一肚子火没处发,给宋雪打电话依旧不通,也找不到她人在什么地方。

宋隆昌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回到家,一脚踹开客厅的门,冲进去,“姜云芳,你给我出来!”

正在厨房准备午饭的姜云芳听到丈夫气势汹汹的叫嚣声,一瘸一拐走出来,“你一回来就发什么疯?”

宋隆昌一脚踹翻了脚边的凳子,“姜云芳,你还要不要脸?”

“你说什么?什么要不要脸?”姜云芳听得一头雾水,也被宋隆昌的叫骂惹的一肚子火气。

“人家皇甫少爷根本就不认识小雪,你还说什么皇甫少爷和小雪交往,要结婚什么的,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放?”宋隆昌气愤地吼着。

姜云芳奇了怪了,“你还有脸吗?再说了,小雪和皇甫少爷交没交往,结没结婚,跟你那张老脸有什么关系?”

“姜云芳,你找打是不是?”宋隆昌气愤地一脚踹开了倒在旁边的凳子,冲上去就要动手。

“宋隆昌,你今天又想发什么疯?我今天可是好好的,没惹你!”

宋隆昌气得来回转,“你说小雪跟皇甫少爷交往要结婚,我今天去了皇甫家,还见到了皇甫夫人,人家说皇甫少爷有未婚妻,根本就不认识小雪,害得我丢尽了脸。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雪和皇甫少爷交往?你哪只耳朵听来的?”

“我也是听酒店经理说的,我哪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交往,再说小雪不是也没否定吗?你现在跑我面前像疯狗一样叫什么叫……”

宋隆昌一巴掌拍下去,“你他妈嘴巴放干净点!”

“宋隆昌,你不得好死,自己跑去皇甫家丢脸,回来就拿老婆出气,你就是个没用男人,一辈子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还要女儿养家,你要不要脸?”姜云芳故意说宋隆昌的痛处,气得宋隆昌跳脚,抓起地上踹翻的凳子狠狠砸向姜云芳身后的墙壁。

“你要是男人就砸死我!”姜云芳故意激宋隆昌,“没用的男人,养不活老婆孩子,就知道在外头跟表子鬼混,还有脸打老婆?真不是个东西!”

“我他妈的打死你,看你那张烂嘴还骂不骂!”宋隆昌被逼急了,也不管姜云芳腿上的伤还没好,上去就是往死里打。

宋雪拿了家里的房产证、户口本等等相关证件瞒着父母去银行抵押了房子贷了三十万给了包子铺的老板韩城,她在这家包子铺工作也有好几年了,对老板的为人非常清楚,想要入股一起合伙开分店。

以前她每到周末会来这家包子铺帮忙,从帝豪酒店辞职后便专门在这家包子铺工作了。

包子铺平时早上和晚上最忙,这家包子铺虽小,但生意一直很红火,很多都是回头客。

因为这家的包子够大,馅足,味美,价钱又公道,但凡是来吃了一次,便会想来第二次,生意便越来越好。

包子铺的老板韩城一直想在市中心开一家大点的分店,店面都已经找好了,可苦于资金不足,想拉人入股,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合伙人。

他无意间注意到跟宋雪走的很近的皇甫奕,尽管并不认识他是谁,但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一看便知人中龙凤,而且看得出来那个男人注视着宋雪的眼神很不一样,不经意间会流露出心疼,戏谑中又带着两分讨好,感觉宋雪对他而言很不一般,才想着拉宋雪入股。

宋雪一直也没有回应,他以为宋雪没打算入股,便也没再提起这事。

现在看到宋雪将三十万交给他,也有些好奇,“这钱……?”

“我偷了家里的房产证和户口本跑去银行贷的款。”宋雪实话实说,“韩城,我的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了。”

韩城心中暗暗诧异,她其实只要找那个开豪车的男人就可以解决,没有必要做到这个份上。

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很宠她,尽管她似乎不怎么待见那个男人。

她以前交往的那个男朋友经常来接她,他有好几次都见她那个男友找各种借口伸手跟她要钱,今天学驾驶,明天要开店,总有理由,只有她会相信。

他曾经问过她,那个男人有什么好?

她说,“只有他对我好,从不嫌弃我。”

是真的好吗?

不过是利用她。

跟她认识也有四五年了,除了见她那个男友来铺子里找过她,很少听她提她自己的家人,只知道她很缺钱,除了去公司上班,还到处打零工找兼职,玩命的四处挣钱。

七年来,每个周末她都会来铺子里帮忙,平时偶尔也会来临时救急,兢兢业业,做事也一丝不苟,从不喊累。按理说她应该有一笔数目不小的存款才是,可这么多年,看她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似乎还处在经济窘迫,很缺钱的境遇里。

韩城收下了这笔钱,“这些钱我们一定会赚回来的。”

宋雪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赶到医院,就看到母亲被打得鼻青脸肿躺在病床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看到宋雪过来,姜云芳委屈地痛哭。

宋雪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就知道是父亲动的手,什么也没多问,去医院大厅缴纳了医药费和治疗费。

姜云芳拉着女儿痛哭,控诉着她父亲的诸多罪状。

“小雪,你爸他不是个东西,把我们娘儿几个害成这样,这个家被他弄的家不成家,整天在外头花天酒地,回来就知道拿老婆出气,今天他还跑去皇甫家说是替你道歉,结果被人家奚落一顿,说根本就不认识你,你爸他觉得丢脸,跑回来怪我,把我打成这个样子……”姜云芳一边哭一边说。

宋雪惊讶,“爸去皇甫家做什么?”

“去替你道歉。”姜云芳哭着说,“他说皇甫少爷有未婚妻,根本就不认识你,非说是我说谎,害得他在皇甫家丢脸,跑回来跟我闹。”拉着宋雪,“小雪,我是亲耳听你们经理说你和皇甫集团的总裁正在交往,人家怎么会说不认识你?是不是你之前给皇甫少爷戴了绿帽子,所以人家就故意说那些话奚落你爸?”

宋雪安抚母亲先休息,姜云芳拉着宋雪问个没完,宋雪最后只得一句话让母亲死了心。

“也许是吧,我和他彻底结束了。”

“小雪,你就去求求皇甫少爷吧,去跟他道个歉求他原谅,这样你爸就知道我没有骗他。”姜云芳拉着宋雪哀求,“这样也是为你自己好,嫁进皇甫家,你以后吃穿不愁,再没有人敢瞧不起我们家……”

“妈,我是临时请假过来的,必须得走了。”宋雪不想再听母亲说这些,寻了借口匆匆离开。

宋琳赶来医院的时候,正好错过宋雪,看到母亲被打成这样,又气愤又心疼,“妈,爸又打您了?”

“还不都是为了小雪!”姜云芳很是不甘,“你爸他跑去皇甫家替小雪道歉,结果被人家狠狠奚落了一顿,说皇甫少爷有未婚妻,根本就不认识小雪,你爸觉得难堪,就回来朝我撒气,怪我乱说。”

“爸那是活该,跑去皇甫家做什么?”宋琳气道。

“你怎么这么说你爸?他还不是为了小雪过得好吗?”姜云芳又帮丈夫说起话来,“也不知道小雪犯什么病,为什么就不肯去道歉?有多少女孩子做梦都想嫁进去。”

“妈!”宋琳对母亲也很无语,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一会儿在她们面前控诉父亲的不是,一会儿又怪她们不尊重父亲,“姐自有姐自己的想法。”

姜云芳出院那天,宋雪匆匆露了个面,算是尽了做女儿的本分,姜云芳拉着她好言好语的劝她去道歉,到现在她也还没死心。

宋雪嫌烦,替她们拦了出租车便找了个借口就走了,姜云芳很不满,跟二女儿抱怨,“你看看你姐,今天妈出院,她都不肯多陪妈一会儿,连送妈回家都不愿意,没见过这么自私的女儿!让她去跟皇甫少爷道歉,还不是为了她自己好,干出那种事让人给甩了,还以为她能嫁入豪门,活该穷命,没用的东西。”

宋琳一脸无奈,“妈,您别跟姐生气了,医生说您需要静养,我们上车吧。”

出租车缓缓驶离了医院。

姜云芳还在不满的抱怨宋雪的自私,咒骂丈夫的无情,自己住院半个多月,连面都不露,也不知道来医院看一眼自己。

宋琳只能在一旁安慰母亲放宽心。

“小琳,你看你爸是怎么对我的?把我打成这个样……”姜云芳正在抱怨丈夫,无意间看见车窗外的马路边丈夫宋隆昌正搂着一个女人从一家小型超市出来,“停车!”

“妈,你怎么了?”

姜云芳打开车门冲出去,大吼:“宋隆昌!”

正和身边的中年女人有说有笑的宋隆昌听到妻子的吼声,看过来,一见是自己老婆,惊讶,“你怎么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在住院吗?

姜云芳看一眼他身边两手拎着满满东西的中年女人,气得大吼:“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宋隆昌,你真不是个东西,把自己打的住院都不知道去医院看我一眼,却有空跟表子在这里逛超市!”

中年女人一听表子两字,脸色顿时变了。

周围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姜云芳指着中年女人的鼻子,一口一个表子,一口一个勾引别人丈夫,一口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谁都拉不住。

宋隆昌硬拉着姜云芳离开,“我们回家再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