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肉文辣文 > 遍地尤物 > 103章 xìng奴柳月明【合集】

103章 xìng奴柳月明【合集】(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田野花香(未删全本)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三)(又名贞芸劫 丝袜乱伦 《青春之放纵》(高h) 【加料的牛奶】合集(第一部1-9,第二部1-9,第三部1-9) [快穿]女种马之肉欲横流 出轨之母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校园春色合集 鲜网辣文合集

其实,柳月明是故意的。龙腾小说ltxsba.com她就是要等到韩雅丽的妈妈看到她的女儿跟陈功在床上赤裸相对,然后她再冲过来,大义凛然的指责韩雅丽这个有夫之妇勾引男人。

柳月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与韩雅丽共享陈功。只要把这个儿媳搞臭,以后她就可以独占陈功,让陈功的那个玩意儿只她一个人。只是柳月明还不知道,陈功有过的女人,多得她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

看到柳月明来势汹汹的模样,韩雅丽妈妈的心里就直打鼓:这该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恬不知耻,跟女婿以外的男人在床上赤裸相拥!这倒也罢了,可是偏偏还被亲家母给撞见了!

天啊,我的脸往哪儿搁啊?

“这个……这个……”

这一次,轮到韩雅丽的妈妈有些语无伦次了,急切之中,脑海里面瞬间灵光一闪,猛然想起刚刚陈功说过的那些话,顿时秀眉横竖,玉指一伸,指向了陈功,娇斥道:“你……你……你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竟敢我女儿!”

“?”

陈功闻言,不由得一怔,随即冷笑一声,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通奸还差不多。”

“什么?”

陈功的话刚刚落音,柳月明的声音顿时就提高了八十个分贝,嗓门变得粗大而又尖锐起来,“亲家母,话可不能乱说,我儿子才刚刚成年,整个儿一个小孩子,可什么都不懂啊。就算是要,也会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呀,怎么会看到上小雅这个已经三十岁的老女人了呢?”

“你儿子?”

韩雅丽的妈妈一脸的疑惑的看向陈功。

“是啊,我认的,干儿子,不行啊?”

柳月明冷哼一声,说着说着,就恍然大悟似的拍了拍手掌,“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小雅忍受不住空闺寂寞,看我儿子长的英俊,就起了歪心思,引诱的他。对,一定是这样!”

“不,不是这样的!”

听到柳月明指鹿为马,一番胡扯,韩雅丽马上就慌了,连忙朝陈功说道:“陈功,你快告诉我妈妈,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看到柳月明得意洋洋的样子,并不断的朝自己使眼色,陈功一脸的玩味,低着头,沉思了一番,淡淡的说道:“事情就是你婆婆说的那样。没错,你引诱的我。”

好,你想玩是吧,我就配合你,看看玩到最后,胜利的那个人究竟是谁?陈功眯着眼睛,心忖,小雅,暂时委屈你一下,既然你婆婆这么想玩一玩,那我就帮你玩死她!

“听听,听听!”

陈功的回答正中柳月明的下怀,于是就更加得意了,扬着脸,一副得理不饶人的表情,理直气壮的说道:“亲家母,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哼!”

“月明,这个,那个,”

韩雅丽的妈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急中生智道:“那个,月明,你看,能不能先让他们把衣服穿上。这老是坐在床上也不是个事儿啊!”

“有道理。”

柳月明点了点头,朝陈功说道:“干儿子,还不快点离开你这个女人。”

没你。陈功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就咧嘴一笑,说道:“好叻。”

说完,陈功就撩开了毛毯,全部都盖到了韩雅丽的身上,而他自己则是一丝不挂,光溜溜的,全身都展示在了这三个女人的面前。

尤其是陈功腹部下面的那个玩意儿,乌黑发亮,在浓密的毛丛遮掩之下,像是破土而出一般,坚硬而又挺拔,特别是长度和粗度,简直超乎想象,极具视觉冲击力。

三个女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韩雅丽尴尬无比,柳月明十分回味。当然,最震撼的人还是韩雅丽的妈妈,由于是第一次见到陈功的庞然大物,一双眼眸瞪得大大的,一时之间竟然惊呆了。

我的天,一个才刚刚成年的男孩,那个地方怎么会这么大的!

“看够了吗?”

陈功色迷迷的盯着韩雅丽的妈妈,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要不要我走近点,让你看得更仔细?”

陈功说着,就直接跳下了床,抖索着硬邦邦的玩意儿,光着脚丫板子,就朝韩雅丽的妈妈走去。

“你不要过来!”

韩雅丽的妈妈瞬间就醒悟过来,慌忙倒退了好几步,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颗芳心砰砰砰的跳个不止。

“你紧张什么,跟你开个玩笑的,嘻嘻。”

陈功说着,就捡起了散落在地面上的裤子穿上之后,提了提皮带,却是走到了柳月明的面前,装作一脸委屈的表情,说道:“干妈,儿子觉得好委屈啊,儿子再也不想看到这个破了我之身的女人,呜呜呜……”

陈功伸手捂住了双眼,假装哭泣起来。

“哎呀,乖儿子,别哭,别哭,心疼死干妈了!”

也不管陈功是不是真的在哭泣,柳月明连忙挽住了陈功的胳膊,安慰道:“来,到干妈房间来,告诉干妈,这个女人是怎么欺负你的,干妈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柳月明像牵着一个小孩子一样,带着陈功走出了韩雅丽的卧室。

此时的柳月明开心极了,以为这样就可以断了韩雅丽从此跟陈功的来往。但是她还没有意识到,她的一举一动,尽在陈功的掌握之中。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是如此。

柳月明拉着陈功走到了自己的卧室,当“啪”的一声响起,卧室的门关上之后,陈功直接就从柳月明的怀抱钻出,反手按住她的双肩,牢牢的定在了门板上,低下头,俯身去吻柳月明娇俏的红唇。

“唔……”

陈功的吻十分霸道,压得柳月明快要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推开了陈功之后,柳月明大口大口的喘息,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低胸装的浴巾,迷人的一览无遗,柔嫩的很有节奏的晃悠着。

柳月明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你……你干吗?”

“对啊,我就是干妈。”

陈功笑了笑,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弧度,看着柳月明,笑眯眯的说道:“干妈,你就别装了,你费尽心思的把脏水泼到小雅的身上,不就是想让干儿子我你吗?”

柳月明不由得一怔:“你……你都知道?”

“那是当然啊。干妈干妈,不就是留着给儿子干的妈吗?”

陈功乐呵呵的说道,“干妈,今晚干儿子不走了,就住在干妈的卧室里陪着干妈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真的吗?”

柳月明顿时兴奋不已,“那真是太好了!”

说着,柳月明伸手勾住了陈功的脖子,踮起了脚尖,就要去亲吻陈功。

陈功摇了摇头,神秘的一笑,说道:“今晚我们来做个刺激的性游戏,来增加我们之间的乐趣,怎样?”

“好啊,好啊。”

柳月明心动不已,说道:“干儿子想出来的性游戏,一定非常好玩。”

“的确非常好玩。”

陈功的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弧度,伸手撩进了浴巾的底部,在柳月明没有遮羞的幽谧沟壑的花蕊上面轻轻捏了一捏,不无邪恶的说道:“因为这个性游戏的名字叫做柳月明。”

陈功说完,就伸手一扯,柳月明原本就很宽松的浴巾,瞬间就掉落在到了地面上,白皙的颈脖,精致的锁骨,硕大的双乳,平坦光滑的,葱郁的耻毛,若隐若现的幽谧沟壑蜜缝,浑圆的大腿,光洁的脚丫,一一展露在了陈功的眼前。

陈功目不转睛的盯着柳月明的娇躯,喃喃说道:“游戏开始了。”

失去了浴巾的包裹,柳月明就全身一丝不挂,似乎受到暧昧气氛的感染,此时的柳月明娇靥媚若娇花似的赧然酡红,吐气如兰,白皙而又高挺的酥胸不住的上下起伏着,极尽媚人之态。妙曼的胴体微微颤动起来,下面的微微隆起,在一片幽黑浓密的覆盖之下,像是肥沃的芳草之地。两片丰腴的大,细腻柔软而又不失丰美,悄悄的分开了些许,露出里面稍微有些外翻的小,从那小之间的狭小缝隙之间,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一汩汩清澈滑腻的缓缓的流淌出来……

如此美色当前,陈功的瞬间就一柱擎天。

陈功眯着眼睛,邪邪的说道:“柳阿姨,我要你张开你的嘴巴,来亲我的。”

“遵命,主人!”

柳月明媚眼如丝,低声应了一声,于是就缓缓的蹲下了身子,目光平视着陈功的裤裆之处,伸手为陈功拉开了拉链,掏出了他的巨大人,然后张开了小嘴,将陈功的巨大含住,双手还不停地玩弄着陈功的。

此时的柳月明,已经完全进入到的角色里面了。

陈功笑了笑,俯身面向柳月明的,伸手拨开了她的外,深深的注视着她的小和坚挺的。柳月明的是很炫目的粉红色,美得动人。

“柳阿姨,你很听话,不愧是一个合格的。”

陈功一边着,用自己的巨大去她的嘴,一边又伸出了两指,捅入到了柳月明的里面去,同时,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轻轻的抠弄着柳月明的,让柳月明爽到全身发抖,从喉咙里面情不自禁的发出“嗯……唔……唔唔……”

的呻吟声。

柳月明缓缓的吐出陈功的巨大,伸出了舌头,舌尖儿在铃口的位置不住的打着转儿,爽得陈功全身都要酥麻了。等到陈功的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时候,柳月明的小嘴就离开了陈功的巨大。

柳月明看着一旁的大床,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点头哈腰的说道:“主人请上床,让奴家来好好的侍候主人。”

陈功点了点头,就坐在了床沿,的巨大翘得老高,像是一门高射炮一般,圆锥形的正对着大门。

“跪下!”

陈功以一种比较惬意的姿势,斜靠着床沿,突然大声的命令道。

“啊?”

柳月明吓了一跳,有些茫然的抬起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惹怒陈功了。

“我的,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就得无条件接受主人的惩罚,跪下!”

陈功说着,就朝柳月明解释道;“这是性游戏的一个环节。”

“遵命,主人!”

柳月明于是就双膝一低,跪在了陈功的面前。

陈功伸出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一边脸颊,看着柳月明如此听话的样子,脸上浮现出满足的表情。

柳月明虽然已经似是四十多岁了,但是由于儿子王德强是常务副院长,长期养尊处优,保养得比一般的女人都要好,所以就保持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弯弯的柳叶眉,杏眼桃腮,双唇红润而性感,皮肤细腻白晰,呈现牛奶色。一对傲人的足有33D,高高的挺立着,即使是跪着,也一点儿都不下垂。在的顶端,有两片很是可爱的暗红色,两颗蓬勃发展的足有小手指头那麽粗,傲立在两片暗红色的中央。

柳月明赤裸着全身,缓缓的跪在了地上,她目光下垂,挺着上身,似乎正在等待着主人陈功的命令。

“很好。”

陈功的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弧度,然后就伸出了一只脚,直接抖落掉了拖鞋,慢慢的伸到柳月明的,用脚趾头在那里拨弄起来。

“啊……”

当陈功的脚趾头触碰到了柳月明的时,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那是一种痛苦的声音,随后,柳月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主人,奴家知道错了,奴家以后再也不敢了!”

居然有泪水顺着柳月明的脸颊上流了下来。

陈功看得目瞪口呆,我擦,你变色龙啊,变得这么快,这也太会演戏了吧?好,既然你愿意受虐,那就让我来虐你吧!

“是吗?”

陈功瞪着柳月明,喝道:“错在哪儿了?”

“额……”

陈功的话还真把柳月明给难住了,不过好在柳月明反应比较迅速,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就连忙应道:“奴家错在……错在没有好好侍候主人,没有主动张开自己的双腿,献出自己的小给主人……”

擦,这女人还真能侃!丫的,真当这只是个性游戏啊!陈功揣摩着,该提点提点一下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了。

陈功的目的,就是要柳月明意识到,她必须得善待儿媳韩雅丽。

“你混蛋!”

陈功瞬间伸手,一个起落,就给了柳月明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喝道:“你连自己错在哪儿都不知道,认什么错啊!”

“啊!”

一道红色的掌印出现在了柳月明的脸上,同时,剧烈的痛楚感从脸颊上传来,隐隐作痛,柳月明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脸。

“看来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真的不会知道,你到底错在哪儿了?”

陈功站了起来,逼视着柳月明。

“主人,求求你!”

柳月明双膝迅速挪动了两步,来到了陈功的跟前,连忙抱住陈功的双腿苦苦的哀求道:“不要,求求你,主人,奴家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吗?”

陈功眯着眼睛,俯视着柳月明,缓缓摇头,耸了耸肩,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说道:“可是,你还是要接受主人的惩罚,哈哈哈!作为一个的主人,我必须要言出必行,才能更好的管教我的!”

“好吧,主人!”

柳月明无奈的站起身。

由于跪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以至于有些疲劳,柳月明起身的时候动作很是吃力。她坐到沙发上,等着陈功接下来给她的惩罚。

陈功哈哈一笑,直接就脱下了自己身上穿着的,然后卷成了一团,塞进了柳月明的嘴里,随后又找到了一个布条,绕过柳月明的脑后,紧紧地勒住。最后,陈功拿起了两双丝袜,拧成了鞭子,并且用水蘸湿。

“挺胸!把用手托起来!”

陈功命令道。

“遵命,主人!”

柳月明于是就挺起了,用双手托住她那两只白嫩丰满的,上那暗红的,在灯光照射下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刺激。

陈功举起了鞭子,开始抽打柳月明的两只。与皮鞭所不同的是,这种用丝袜蘸水作成的鞭子抽在敏感的,虽然很痛,但是却不伤人。

“啊啊……”

柳月明已经疼的咬牙咧齿。

陈功抽了不到二十鞭,柳月明表情痛苦,泪流满面。上面的那些鞭痕,很快就变成了深深的紫色。

陈功放下了鞭子,喝了口水,歇了一两分钟之后,又开始继续接下来的程序。

“把腿劈开!”

陈功命令道。

柳月明很是顺从的分开两腿,让自己的整个都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那扁平的细腰,丝毫都看不出她有生育过的痕迹,那微凸的上,长着乌黑油亮葱葱郁郁的,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成熟的光芒。两片浅褐色的大饱满的突起,将口掩盖住了。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充满弹性,浑圆柔软的洁白如玉。

“主人,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似乎已经意识到陈功下一步动作的柳月明,忽然莫名的恐惧起来,压着嗓门,大口喘着气说。

“跪着别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