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肉文辣文 > 遍地尤物 > 035章 婆婆和媳妇

035章 婆婆和媳妇(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田野花香(未删全本) 【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三)(又名贞芸劫 丝袜乱伦 《青春之放纵》(高h) 【加料的牛奶】合集(第一部1-9,第二部1-9,第三部1-9) [快穿]女种马之肉欲横流 出轨之母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校园春色合集 鲜网辣文合集

以前,陈功知道一个成语,叫做“如雷贯耳”一直以来,陈功都不明白这个成语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龙腾小说网ltxsba.com现在,听到了韩雅丽的婆婆的话之后,陈功瞬间就明白了。

果然是雷人雷语,如雷贯耳啊。

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这样的婆婆,把自己的儿媳妇推给一个外人,主动让自己的儿子戴绿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其实,陈功哪里知道韩雅丽婆婆的歪心思。

韩雅丽的婆婆之所以会叫韩雅丽出去买菜,本意是想支开她,好让自己跟陈功勾搭。只是,不曾想到这个儿媳妇不解风情,回来的居然这么快。回来的快倒也没什么。让韩雅丽的婆婆最为恼怒的就是,韩雅丽居然撞破自己跟陈功的好事。想起自己的儿子常年不爱回家,大多就是因为韩雅丽的缘故,韩雅丽的婆婆心中对韩雅丽十分的不满,于是就觉得好好的整治她一番。

陈功朝厨房的方向看去,模糊的玻璃门板上,隐约有一道阿娜多姿的身影,正在里面忙忙碌碌,给人一种朦朦胧胧的美感。

陈功将信将疑,蹙眉问道:“阿姨,是不是真的?”

尽管对韩雅丽的婆婆说的话十分怀疑,但是韩雅丽老师带给陈功的诱惑,依然是无比巨大的。想起那天在女卫生间里面,韩雅丽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的娇羞样子,陈功就忍不住一阵意动。

这天生就是个尤物啊!

韩雅丽的婆婆伸出涂抹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在陈功的额头上轻轻一点,笑道:“当然是真的了,我柳月明向来说话算数的。”

“柳月明?”

陈功闻言,顿时就一副回味的神情,眯着眼睛,说道:“啊,原来阿姨你的名字叫柳月明啊,呵呵,真的是很好听呢。”

柳月明咯咯一笑,开心的说道:“陈功啊,你可真会说话。就冲着你这句话,厨房里面的那个,算是我打赏给你的。”

“谢谢阿姨!”

看到柳月明神情淡定,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陈功这才终于相信,柳月明是真的要把韩雅丽老师打赏给自己了。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陈功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是婆媳之间相处不睦,那柳月明也不至于蠢到让自己的儿子戴绿帽啊?

事实上,柳月明正是这么想的。

哎,算了算了,不想了,厨房里面那道身形妙曼的倩影,让陈功将这解不开的疑问抛却脑后,双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步一步就朝厨房那边走去。

看到陈功走向了厨房,柳月明性感红润的唇角轻轻一扬,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小雅,是你逼我的,不要怪我。”

说着,柳月明就伸手从沙发旁边的一个LV香包里面掏出了一只浅红色的女式手机,悄悄的调开了录音功能。

陈功透过朦胧的玻璃门板,看着里面不时忙碌的婉约身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喉结一阵耸动,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缓缓的推开了厨房的房门。

“嘶——”

一声轻微的声响,厨房的房门又被关上了。陈功背靠着门板,脸上笑容灿烂,眼里掩饰不住的,看向了站在灶台前面忙碌不止的韩雅丽。

此时的韩雅丽,正背对着陈功,秀发如瀑,散落在了香肩上,有着妙曼线条的背部,在腰肢的位置,围裙的后系带,系成了一个蝴蝶结的形状,看上去十分的漂亮华丽,不觉让陈功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再往下看去,妙曼的身体线条,像是异军突起一般,轻微的隆起,像是一座小小的山丘似地,挺翘浑圆,坚挺而又有力,富有弹性,十分的动人。

果然是丰臀肥乳啊!

正在切菜的韩雅丽,显得十分专注,似乎并没有听到陈功进了厨房,只是依旧站在那里,自顾自的拿着菜刀,十分熟练的切菜。

陈功嘿嘿一笑,不动声色,悄无声息的朝韩雅丽走去。

来到了韩雅丽的身后,一股若隐若现的香味,从韩雅丽的发丝之间传出,陈功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凑到了韩雅丽的发丝之间,贪婪的吸允起来。

无比舒适的感觉传来,陈功心里啧啧叹道,韩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沉迷啊。

陈功越走越近,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韵味,深深的让陈功为之迷恋,悄悄的伸手环住了韩雅丽的小蛮腰,将呵着热气儿的嘴,凑到了韩雅丽的耳边,轻声的说道:“韩老师!”

“啊——”

一阵酥麻的感觉,由耳垂瞬间传遍了全身,韩雅丽大感意外,娇躯忍不住一阵战栗,正在切菜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手里的菜刀顿时滑落到了砧板上面,发出“砰咚”的一声声响。

甫一受到惊吓的韩雅丽,慌忙转身,扭过头来,不像还没有看起来人的模样,就感觉自己的嘴巴已然被堵住。一种霸道而又热情洋溢的吻,瞬间让韩雅丽的脑海一片空白。

这味道……怎么那么的熟悉?

感受着口腔里面的温热,以及那条灵动的舌头,撬开了自己的贝齿之后,带来的美妙滋味,一时迷醉的韩雅丽,脑海飞速的流转起来,忽然灵光一闪,脑海之中马上就浮现出一个人影,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拥吻自己的陈功,大口大口的喘息。

韩雅丽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韩雅丽心里无比震撼,小声的斥责道:“你干什么?”

陈功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一脸回味的表情,笑眯眯的说道:“咯。”

“你……你……”

听到陈功这么赤裸裸的话语,韩雅丽的心跳速度猛然加快,脸颊红成一片,下意识的朝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呈现一片波涛汹涌之状,难为情的说道:“你不要……不要这样,婆婆……婆婆她还在……在外面……”

很显然,韩雅丽对于自己的婆婆,是十分忌讳的。

一想到在大学课堂里面,面对着众多学生的时候,都是和蔼可亲形象的辅导员女老师,在家里却是战战兢兢,老要看婆婆的脸色行事,陈功就不觉一阵好笑。

只是,韩雅丽惊恐的神情,让陈功的心里不知不觉泛起一丝怜悯。

“韩老师,是你婆婆让我来的。”

陈功仍然搂着韩雅丽的小蛮腰,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陈功耳聪目明,加之身体的进化之后,让他十分的敏锐,柳月明原本就看不惯韩雅丽这个儿媳,让陈功心里暗暗为韩雅丽不平。柳月明主动提出要把韩雅丽打赏给陈功,更是增添了陈功的疑虑。尽管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扑到韩雅丽老师,但是如同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一般的韩雅丽,让陈功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

同时,悄然来到厨房门边,拿起了手机开始录音的柳月明,即使动作轻微,但仍然逃不过陈功的耳朵。

陈功嘿嘿一笑,心里暗忖道,无缘无故天上掉下大馅饼,我就知道这个刁钻的婆婆,准没有安好心。

陈功决定把事实的真相告知韩雅丽。

听到陈功的话,韩雅丽俏脸震惊,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不住的摇头,喃喃的说道:“不,这绝对不可能,不可能的……”

韩雅丽怎么也不会相信,婆婆会真的这么做,将自己儿子的老婆,送给别的男人。

韩雅丽忽然情绪激动起来,想要推开陈功,说道:“我不相信,我要去找——”

“嘘!”

韩雅丽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功就连忙拉着她的小手,伸出一个手指,放在了嘴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轻声的说道:“你不能去的。”

韩雅丽问道:“为什么?”

陈功表情严肃,说道:“你婆婆正躲在门口,等着听好戏呢。如果你现在出去兴师问罪的话,她一定会矢口否认,说不定还会反咬你一口的。”

陈功的话顿时就让韩雅丽冷汗直冒,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婆婆就有更大的借口刁难自己,让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背着老公在家里勾搭男学生,这可是一个千夫所指的骂名啊!

一想到这里,韩雅丽就一阵后怕。同时,心里开始极度不安起来,俏丽的脸蛋上,露出了焦虑无比的神情,看着眼前的陈功,慌张的问道:“那……那我……我该怎么办?”

此时的韩雅丽,已经将陈功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仿佛也只有陈功,才可以解救她艰难的处境。

“怎么办?当然是让我办咯。”

陈功居高临下,俯视着俏脸紧张的韩雅丽,眼神慌乱,我见犹怜,洁白的胸脯剧烈的抖动着,一副极为可怜娇羞的模样,不觉让陈功心中一动,笑眯眯的说道:“韩老师,你不觉得在自己婆婆的偷窥之下跟别的男人,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吗?”

说着,陈功就伸出食指,轻轻的勾起韩雅丽的下巴,俯下头去,就想要亲吻韩雅丽。

知道自己的婆婆此刻正躲在门外偷听,韩雅丽的心情无比复杂,怎么也平复不下来,自己要在婆婆的眼皮底下,再一次跟眼前的这个男学生发生关系吗?

尽管……尽管自己寂寞的心也是躁动不安,很想接受眼前这个有着巨大玩意儿男学生的抚慰,但是在自己婆婆的窥探之下,自己哪儿还敢做这种事情?

韩雅丽内心挣扎不已。

眼看着陈功的吻就要落了下来,韩雅丽明眸圆睁,惊慌、恐惧、迷茫……各种眼神交织,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胸膛外面了。

韩雅丽真的害怕,婆婆会在这个时候冲了进来。

一颗悬着的心绷的紧紧的,瞬间的窒息之后,韩雅丽感觉时间突然停止,世界即将毁灭。但是,让韩雅丽意外的是,陈功并没有吻住自己,而是将嘴巴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韩老师,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听到陈功的话,韩雅丽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不过,陈功接下来又窸窸窣窣,在韩雅丽的耳边一阵耳语,不由得让韩雅丽勃然变色,露出无比惊愕的神情,张大了嘴巴:“这……”

韩雅丽怎么也不会想到,陈功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大胆的主意,简直是如同晴天霹雳,久久的不能让韩雅丽平静下来。

韩雅丽沉浸在震惊之中无可自拔。

陈功放开了韩雅丽,一脸严肃的说道:“韩老师,这是摆脱你婆婆威胁的最好办法了。我知道你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以后在这个家里,你依然会受尽你婆婆的欺压。韩老师,你愿意一辈子都过这样逆来顺受的生活吗?”

陈功说的话,句句替韩雅丽着想,让韩雅丽不由得一阵心动,是啊,自己难道真的愿意这样逆来顺受的过一辈子吗?

许久的沉默之后,韩雅丽贝齿轻咬红唇,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沉重的点点头,说道:“好。”

“这就对了嘛。”

陈功笑了笑,朝门口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脚步轻轻移动,不发出丝毫声响,径直移动到了门边。

此时的柳月明,正匍匐在厨房门口,伸长了脖子,怀里揣着手机,竖起了耳朵,却是只能听到里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不觉心里一阵急躁,我这手机都快没电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开始啊?

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厨房的门猝不及防的推开,一道黑影闪过,陈功抬起手背,一掌就拍在了柳月明的脊梁骨上。柳月明顿时就只觉眼前一片昏暗,失去了知觉,身体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陈功嘿嘿一笑,看着自己的手掌,得意的自言自语道:“想不到我的力量已经这么强大了,才不过一成不到的力气,你就被我打晕了,嘿嘿。”

陈功蹲下了身子,脸上露出了邪的笑容,伸出手来,拉着柳月明的领口,轻轻的一扯,顿时就露出迷人的胸部。

柳月明的肌肤,像是深色的巧克力奶油一般,细腻而又诱人。

柳月明的肌肤看起来比较深一些,像是咖啡色,但却又光泽照人,隐隐之中,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昏厥之中的柳月明,此时就瘫软在了地板上面,尽管闭着眼睛,但是眉目之间,隐约饱含风情,胸前的领口,一把被陈功撕开之后,瞬间就春光暴露,又圆又大的,像是两只饱满的大馒头一般,赫然映入了陈功的眼前。

“想不到这的还不小。”

陈功嘿嘿一笑,伸手在柳月明胸前的上捏了一下。

昏厥之中的柳月明,像是有所感应一般,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想起成熟性感的韩雅丽老师,可能天天在家里遭受这个可恶婆婆的欺凌,陈功的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气愤,决定好好的羞辱这个傲慢的熟妇一般。

敢欺负我陈功上过的女人,活腻歪了吧?

就这么想着,陈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着柳月明胸前已经被撕破的衣领,再次伸手猛然一扯,于是,柳月明的这件黑色的无袖圆领齐P连衣裙瞬间就一分为二,从领口的位置撕开,掉落了下去,露出了柳月明成熟的女性胴体。

咖啡色的肌肤,带着浓郁芬香的香水味道,却偏偏又不刺鼻,反倒能够勾起男人内心深处最原始的。可以看得出来,柳月明是一个很懂得保养的女人,同时又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够吸引男人的注意力。

迷人的锁骨下面,一条肉色的沟壑,像是蜿蜒前伸一般,一直攀岩到了高耸挺立的上面,两颗暗红色的,像是饱满的花生米一般,光泽而又富有弹性。

哇擦,这个婆婆平时在家里,都是不带胸罩的!

陈功有一种想要流鼻血的冲动,如果说自己将来的老婆,也在家里不戴胸罩,浑身赤裸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该有多爽啊!

又圆又大的下面,平坦的上,隐约还带有妊辰纹的影迹,看起来却偏偏似乎又跟她的融为了一体,看起来并不影响身体的美观,不过还好,柳月明穿了。

要是柳月明真的只穿外衣,而不穿内衣的话,也许,在陈功的心里,就将她定位成了一个吧。

这是一条黑色的小,十分的柔软而又单薄,紧紧的包裹着柳月明最为神秘的幽径地带。隐约之中,还有一小撮儿,像是出墙的红杏一般,露出了小之外。三角形的小饱满的鼓起,让陈功没来由的一阵心动。

我,想不到这个的身体,还这么迷人呢。

听到厨房外面的声响,韩雅丽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儿,跑出来一看,却是不由得傻眼了,自己的婆婆,此时全身一丝不挂,就这么躺在了地板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尤其是婆婆胸前的那一对傲人,又圆又大,像是粉嫩的大馒头一般,带着撩人的姿态,“唰”的一下,就让韩雅丽的小脸通红,像是熟透的番茄一般。

婆婆……婆婆的怎么会这么大的?不知道怎么的,韩雅丽下意识的,心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暗暗的比较起婆婆跟自己的胸部来了。婆婆的这么大,如果被男人捏着的话,会不会抓不住,会不会让男人感觉很爽很舒服……

就这么想着,韩雅丽竟然不自觉的偷偷的瞥了一眼旁边的陈功。

哎呀,呸呸呸,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怎么可以,怎么有这么无耻的想法?猛然回神的韩雅丽这才意识到婆婆的不正常,一张俏脸上立即就露出了紧张的神情,朝陈功问道:“陈功,你把我婆婆怎么样了?”

陈功嘿嘿一笑,说道:“没怎么样,就是扒光了她的衣服而已。”

“啊?”

韩雅丽惊讶无比,没有想到陈功竟然这么大胆,就在自己的家里,直接扒光了婆婆的衣服。

韩雅丽一脸紧张的说道:“陈功,不要乱来。”

“乱来?”

陈功嘴角泛出一丝冷笑,一脸认真的看着韩雅丽,说道:“韩老师,你婆婆那么对你,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我……”

听到陈功的话,过往的一幕一幕,屈辱的镜头,从韩雅丽的眼前飘过,不禁让韩雅丽陷入了迷茫。

看到韩雅丽犹豫不决,陈功就知道,眼前的韩老师,其实还是很想报仇的,只不过碍于亲情成分,并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婆婆受辱。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让自己来做恶人吧。

这时,陈功就伸手探进了柳月明的三角花蕊地带,眯着眼睛,缓缓的褪去了柳月明的小。于是,柳月明的整个身体,就已经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陈功的眼前。

肥沃的下面,铺着一簇又浓又黑的,像是丛林的杂草一般,十分的茂盛。两片微微闭合着,泛出暗红的颜色,那个小小的,微微带着女性身上独有的腥气,不禁让陈功垂涎三尺。

柳月明已经四十八岁了,但是她的,竟然如此的迷人。

陈功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扳开柳月明的两片,使得那个开口更大,露出里面更为暗红的色彩,一颗花生米粒般大小的,瞬间就出现在了陈功的眼前。陈功伸手在这颗小巧迷人的上摸了一下,昏厥之中的柳月明,娇躯又是一阵轻微的战栗,嘴角发出低沉的呻吟。

“妈的,真是个!”

陈功啧啧感慨,“就算是已经被我打晕了,然后能够这么敏感。”

然后,两片忽然一紧,接着又是一松,里面没来由的一阵湿润,感觉黏黏的,滑滑的。陈功不由得蹙眉,从柳月明的之中抽出手指,看到自己的手指上,竟然蘸着柳月明的蜜液,不禁嘴角微微一扬,笑眯眯的说道:“韩老师,你看你的婆婆,真的是比你还要呢。我只只不过摸了一下她的而已,她就已经流出这么多了。”

韩雅丽羞的无地自容。

看着蘸在了自己手指头上的些许,陈功像是想起了什么,朝韩雅丽邪魅的一笑,说道:“韩老师,上次在卫生间里,你已经尝过了你自己的,想必滋味还不错吧?”

韩雅丽不由得心里一紧,问道:“你想干什么?”

“嘿嘿,我想干什么?”

陈功无比荡的一笑,说道:“放着这么成熟美丽的不干点什么,简直是有些暴殄天物啊。而且,你不是想报仇吗?那么,就让我的巨大,狠狠的蹂躏你的婆婆,让你发泄心头只恨,怎么样?”

韩雅丽仍然有些犹豫:“陈功,这样不好吧?”

“韩老师,好不好可不是你说了算哦。”

陈功这时就伸手,揽住了韩雅丽的香肩,扶着她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在她光洁的小脸蛋上深深一吻,说道:“韩老师,你是个老师,从来都只会给学生上课。今天,学生我就给你上一堂知识课,哈哈哈!”

在韩雅丽惊慌失措的眼神之下,陈功来到了柳月明跟前,拦腰抱起了柳月明,然后就朝卧室里面走去。

陈功走到了卧室门口的时候,扭过头,朝韩雅丽说道:“韩老师,一起进来啊。”

看到陈功抱着柳月明走进了卧室,韩雅丽的心里一阵忐忑,又是一阵挣扎,最终还是站起身子,朝卧室里面走去。

走进了卧室之后,就看到了让韩雅丽更为诧异的一幕。

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柳月明浑身一丝不挂,赤裸的躺在那里,只是四肢已经被四根绳子束缚住,分别系在了床脚的四个角落。

陈功走到了席梦思床前,伸手在柳月明的子上捏了一把,然后用力的搓揉着,挤压着,使得柳月明咖啡色的肌肤,泛起了一层红晕的疙瘩。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