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肉文辣文 > 卿君怜妾 > 【卿君怜妾】(姐偷)第二卷:沿海闽城 (83-85)

【卿君怜妾】(姐偷)第二卷:沿海闽城 (83-85)(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未来社会 《赘婿》H版 儿子需要我的丝袜 吉祥如意 亵玩女神的筹码 慧语谁聆 花都龙奇谭 夜娘子日记 姐姐的丝袜 治疗贤者时间

作者:同写

2022/11/21

第八十三章:好奇的小笼包

君萌萌房间内。01bz.cc『地址发布页邮箱:ltxsba@gmail.cOm』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ah-ohah-oh,带上浴帽唱唱跳跳,ah

-ohah-oh......」一曲欢快的歌声,从卫生间内响起。

卫生间中,只见浑身赤裸的君萌萌,一边向着自己的身上打着泡泡,一边哼

着歌谣,洗漱着那娇小玲珑的身体。

突然君萌萌停下了手中的沫泡泡动作,双手放在自己胸前的小笼包上,低头

看向自己手中的小笼包,俏脸上露出一丝忧郁苦恼的神色。

「怎么就长不大喔?」君萌萌用手托了托胸前的小笼包,瘪着小嘴,喃喃自

语道。

「唉~姐姐上高二的时候,都辣么大了,就连梦梦姐的都好大,好像比姐姐

的还大一点点,我的怎么这么小」君萌萌摇了摇,口中苦恼的叹息了一声,捏了

捏胸前精心养育了十五年的小笼包,委屈巴巴的自言自语道。

君萌萌站在原地纠结了好一会,然后,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就连唱歌的兴致

都没有了,直接走到花洒下,冲刷掉身上的泡沫。

过了一会。

「咔~」一声卫生间门打开。

身穿卡通睡衣的君萌萌揉搓着湿润的秀发,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梦梦姐」君萌萌回到房间,转头巡视了一圈,却发现孙梦曦并没有在房内

,脸上闪过一丝明了的神色,然后丢掉手中的毛巾,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因为她知道,梦梦姐不在房间里,肯定在哥哥那里,不过此时她有一个重要

的话题要问她的梦梦姐,便直接向着哥哥的房间走去,毕竟咪咪如何变大,对于

女生还是很有诱惑力的,特别是小笼包。

「一会该怎么问梦梦姐喔?梦梦姐,你的胸这么大,怎么养的?嗯,就这样

,对了,不能再哥哥房间问,先把梦梦姐带回房间,不然羞都羞死了,反正要到

睡觉时间了」君萌萌一边向着哥哥君惜卿的房间走去,脑海中一边想着一会该怎

么想孙梦曦发问。

慢慢的君萌萌在过道中拐了一个弯,便来到了君惜卿的门前,看着紧闭的房

门,抬起手,正准备敲门,登时停下了手,脸色有些疑惑的看着房门。

「嗯.嗯唔.臭..嗯唔..臭流氓..不要..嗯唔..我,我要回萌萌

..嗯,萌萌房间了,等,等回沿海..嗯唔,沿海,好不好...嗯啊~~」

一声断断续续的喘息轻咛声,从房间中细微的响起,到了最后,一声带着疼痛的

闷哼声响起。

「很快的梦梦,明天你就回沿海了,这几天我们又见不到面了,斯~」紧接

着房间中传出,君惜卿的那轻吸凉气的喘息声说道。

「嗯唔~轻,轻点,疼,疼」孙梦曦那带着痛感的声音响起。

站在门口的君萌萌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小脑袋,心中暗道,这是怎么了?梦梦

姐的声音怎么这么奇怪?心思还未放下,突然间,君萌萌那张娇俏的小脸上,浮

现出一抹嫣红,美眸不由的大睁了起来,因为她想起,前段时间使用电脑的时候

,跳出的页面,那里面一男一女赤裸着身体叠在一起的画面,发出的也是类似的

声音。

「难道他们在做爱?」君萌萌想到那画面上的词,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紧

接着美眸闪过一丝好奇,因为当时只是匆匆一眼,并没有看清楚,两人怎么做爱

的,如今听到哥哥房间中的声音,她有些好奇,做爱是怎么做的?难道做着做着

就爱了?想到这她心中的那股好奇心,更盛了几分。

君萌萌在那些闺蜜小姐妹中,像个污大萌,其实,只是那天跳电脑出的画面

,她才知道的,正正的场景,她也不清楚,因此和小姐妹开起车来,完全是毫不

掩饰,只知道一男一女叠已在一起,然后就没然后了。

这时一声充满羞意的喘息轻咛声,从房间中传了出来。

「嗯唔,臭,臭流氓,你嗯唔~你快点,一会,嗯唔,一会,嗯唔一会我要

回去了,不然,嗯唔,被,嗯唔,被萌萌发现了,嗯唔,我,我,我羞死了嗯啊

,轻,轻点~」。

「啪啪啪啪啪...」随着孙梦曦的话音落下,房间中,缓缓的响起,一阵

有节奏肉击声与亲吻的声音。

站在门口的君萌萌听着房间中那让人有些心思动荡,燥热的声音,娇小俏脸

上的嫣红更加红晕了几分,贝齿轻咬着红唇,小手举在半空中,沉咛了一会,最

终还是耐不住心中那好奇的小心思,缓缓的将手放在了门把上。

「咔~」一声轻微的响动,房门缓缓的打开一条缝隙。

「嗯..唔.恩.嗯..唔嗯.....」随着房门逐渐的打开一条缝隙,

一声声难以压制的呻咛声,在君萌萌的耳边响起。

君萌萌抓着门把手,将脑袋,凑到门缝处,定睛想着屋内看去,紧接着美眸

圆睁,小嘴微张,心中忍不住暗道:「我去,这胸真大」美眸中露出一丝羡慕的

神色。

对比君萌萌的小笼包,不得不说,孙梦曦那c的胸,可以算大的了,毕竟

当初女生宿舍520寝室,在泡温泉的时候可是对比过得,孙梦曦力压宿舍众美

,君怜妾也只能以c屈居第二,再下去便是戚文静的c-与齐情的b。

君萌萌看着孙梦曦的酥胸,美眸中不断的闪烁着羡慕的神色,不过很快,只

见她脸上的脸上的羞红神色更加的深了几分,一双美眸也露出了尴尬与羞涩,因

为她看到一双手,覆盖在了那对让她羡慕的酥胸上不断的揉捏着,紧接着还看到

自己的哥哥,那颗脑袋,低下头,含住那雪白峰峦上的粉嫩豆蔻,吮吸着。

「啐~」君萌萌轻啐了一声,想不看,但是美眸却怎么也移不开,转动着眼

珠子,巡视着床上叠在一起的两人。

房间中。

君萌萌只见梦梦姐,孙梦曦躺在床铺上,满头的秀发略显凌乱的散落床铺上

,俏脸嫣红,贝齿轻咬红唇,一声声娇腻的轻咛声,从嘴角飘出,微合著美眸,

一双湛蓝色的眼珠,透过眼皮的缝隙,闪烁着水汪汪的光泽,一条淡粉色的蕾丝

内衣,散落在臻首旁,配上孙梦曦那嫣红的神情,显得十分,十分,嗯,不知道

怎么形容。

实现继续往下,君萌萌只见,孙梦曦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平躺在床铺上,那

穿着那原本姐姐君怜妾的白色睡裙,此时早已罗裳半解,性感的肩带滑落在两条

玉臂的臂弯处,原本包裹着胸脯的裙襟,被掀开在小腹处,一对没有了内衣束缚

的玉乳,被一双手握在手中,肆意的揉捏着,那滚圆雪白的乳肉,更在因为身上

哥哥君惜卿的耸动而不断摆动的娇躯带动下,抖动着那被五指揉捏的乳肉。

「真的好大」在门口偷窥的君萌萌又在孙梦曦那对玉乳上,徘徊了几眼,心

中羡慕的暗道着,一只小手也不自觉的放在自己的小笼包上,捏了捏。

转眼继续看去。

只见梦梦姐的下身裙摆被掀开到了,腰肢处,一双让君萌萌再度羡慕的修长

玉腿,一左一右的分岔开,被自己的哥哥挽在臂弯间。

「啐~,那个都不能脱掉吗?」君萌萌突然美眸闪过羞意的清啐了一声,因

为她看到孙梦曦的右腿上的小腿处,悬挂着一条薄如蝉翼的蕾丝内裤,在半空中

,随着自己哥哥的动作,缓缓的飘荡着。

巡视了一圈,君萌萌那躲在门缝后的美眸,定格在了君惜卿和孙梦曦紧贴在

一起的下身,转动着眼珠子看了一会,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到,被孙梦曦的玉腿挡

住了,不由的缓缓的直起身踮起脚跟,向着两人的小腹处看去。

「怎么会有毛毛?还是金色的?」君萌萌看着孙梦曦下身私处上方的绒毛不

由的心中暗道,毕竟孙梦曦的肌肤相比只其他女子更加白上三分,如此赤裸着下

身,很难然人不注意到,回想着自己下身光溜溜的的私处,不由的有些疑惑。

不过很快,君萌萌的便没有疑惑的心情,只见她瞪大了双眼,目光有些呆滞

的看着,一根粗壮泛现青筋的棒棒,不断的在孙梦曦的私处抽送着。

「这?这?这?这么粗,不疼吗?」君萌萌瞪大了双眼,看着那根沾染着晶

莹液体的肉棒,不断的陷入在梦梦姐的身体里,回想着自己私处的结构,心中忍

不住惊呼道,毕竟那个小洞洞,那么小,这个棒棒那么大。

君萌萌看了看那根不断抽送的棒棒,然后又

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孙梦曦,只见孙梦曦那嫣红的俏脸似愉似悦的神情,在听着

耳边传来一声声娇腻的呻咛,心中有些疑惑的暗道:「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她

还挺舒服的?」。

君萌萌不懂,也不清楚,那是什么感受,一双美眸不断的在两人交合的地方

与孙梦曦的俏脸不断的徘徊着,探索着,那个为什么不疼?。

.....

而此时,房间中。

正在缠绵的两人,丝毫不知道,房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缝隙,有着一个小好奇

在偷窥着他们两个。

其实以君惜卿的修为,如果稍微注意一点的话,就在君萌萌刚来到门口时,

便会察觉到,然而,初尝禁果的他,沉迷在了身下孙梦曦的娇躯风情上,丝毫没

有去注意周边的情况,也因此让君萌萌,抱着好奇的心理,大饱眼福的观赏着两

人的活春宫。

至于孙梦曦,更不用说了,被君惜卿亲吻抚摸的情迷意乱,醒悟时,却已经

被君惜卿进入了身体,只能被动的承受与享受男友的抚爱与缠绵。

「臭,嗯嗯唔~臭,~臭嗯臭流氓,你,你快好了没?嗯唔~」躺在床上的

孙梦曦微眯着美眸,双手搂着君惜卿的身体,感受着私处传来的那丝丝的疼痛与

酥麻感,哼哼唧唧的开口问道。

君惜卿却没有回答孙梦曦的问题,反而俯下身,在孙梦曦的耳边,喘息着说

道:「梦梦,你,你趴过来,我想换个姿势」。

听到君惜卿的话,孙梦曦缓缓的睁开美眸,一双湛蓝色的眼珠看着头,看着

尽在咫尺的脸庞,轻咬着红唇,缓缓的探过臻首,在君惜卿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

,然后柔柔的点了点头。

君惜卿看到孙梦曦点头,松开搂抱着孙梦曦的双手,挪动着双腿缓缓的后退

「波~」一声轻响。

「嗯唔~」只见孙梦曦颤抖着娇躯,轻咛了一声,随着肉棒的抽离,一缕缕

晶莹的春水,从被撞的红晕的私处,顺着粉嫩的裂缝,缓缓的往下流淌,不一会

便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梦梦,翻过来」君惜卿看着那不断一处馨香春水的私处,忍不住咽了咽口

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欲望,附身上前,伸手搂着孙梦曦的娇躯,将她缓

缓的翻过身去,背朝着自己。

孙梦曦羞红着俏丽,低垂着脑袋,任由君惜卿摆着自己的身体,顺从的趴

下娇躯,双手撑着撑着床铺,双腿跪立在床上。

君惜卿看孙梦曦已经摆好姿势,看着眼前那闪烁着晶莹水光的雪白翘臀,以

及那因为撞击而显得充血粉晕的私处,哪里还忍得了,曲腿跪立在了孙梦曦的身

后,伸手蠕动了一下下身坚硬如铁的肉棒,然后挺动着腰部,想着女友的的翘臀

凑去,那个熟悉的温热紧凑蠕动的触感,再次从肉棒传来。。

「嗯唔~」跪趴在床上的孙梦曦,感受着私处一阵微疼,紧接着一根火热坚

硬的肉棒,深入在自己的娇躯内,忍不住扬起臻首娇咛了一声,那撑着床铺的双

手,也不由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两腿跪立的玉腿也微微的分开了几许,让身后

的男友跟方便的享用自己。

跪立在孙梦曦身后的君惜卿听到那娇咛声,那宛若戳破欲望的银针一般,让

他再也难忍心中的欲望,将双手放在孙梦曦的翘臀上,沿着缓缓的向着娇躯抚摸

而去,渐渐抚摸到了孙梦曦那因为俯着身,悬吊在空中两团玉乳,双手也毫不不

客气一左一右的握住玉乳,肆意的揉捏着,同时,缓缓的扭动着腰部,挺动着下

身的肉棒,享受着身下女友娇躯带来的快感。

「恩嗯.嗯嗯.嗯.嗯.嗯.唔.嗯..慢嗯唔,慢一点,轻,轻一点嗯唔

,嗯嗯呜呜....」。

跪立在床上,双手撑着床铺的孙梦曦,随着

身后君惜卿的抽送,雪白傲人的娇躯,不由自主的前后摆动着,原本披散在玉背

上的秀发,随着摆动,缓缓的滑落在俏颜的脸颊边缘,随着摆动的娇躯,不断的

抖动着柔顺的秀发,双手紧抓着床单,承受着身后男友的攻势,嫣红的俏脸微微

的扬起,微眯着美眸感受着私处不断袭来的微痛感与酥麻感,口中轻咛着短短断

断续续的说道。

............

而就在房内两人变换姿势,继续奋战之时。

房外。

门口。

一个好奇偷窥的小身影,此时也,酥软着娇躯,半靠在门框上,一双水汪汪

的美眸,透过缝隙,盯着床上的两人看。

只见,君萌萌眨巴着盈盈水光的美眸,一张俏脸嫣红如血,小嘴微微的轻启

,轻呼着响起,一双手不知觉的放在了自己胸前的小笼包上,轻轻的捏着那对精

心保养了十五年的小白兔,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内心身体,不止住的加紧了双

腿。

随着时间的推移。

望着房内渐入佳境的两人,君萌萌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的燥热,那原本那

轻呼的气息也渐渐的变成了一声声细不可闻的轻咛声。

渐渐的君萌萌那握着自己胸前小笼包的一只手,不知觉的顺着自己的身体,

缓缓的向下抚摸而去。

「萌萌~」就在这时,一声轻呼声响起。

被眼前活春宫看的情迷意乱的君萌萌,瞬间惊醒了过来,连忙放下自己的双

手,听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过道中响起,心中一惊,快速转身向着自己的房

间跑去。

然而,惊慌之下她,忘记了将那打开的门缝关上。

刚一拐弯,君萌萌便见到母亲,单芷晨拿着一床被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连忙迎了上去,开口叫到:「妈,怎么了?」。

单芷晨看着眼前的女儿,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你脸怎么这

么红?生病了?」说着单芷晨走上前,抬起玉手放在了君萌萌的额头上。

「妈,没事,没事,热的,热的」君萌萌看到母亲将手放在自己额头上,连

连后退了几步,摆动着双手说道,同时心中暗暗吐槽道:「怎么回事,还不是哥

哥和梦梦姐,呸,羞死了」想到自己刚刚行为,君萌萌脸上又是一阵燥热,同时

暗暗后悔,干嘛去偷看。

「热的?」单芷晨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一旁的窗外,如今已经入秋了,

虽然白天还会有些热,但是晚上依旧会有些凉。

「妈,你找我干嘛啊?」君萌萌看着母亲脸上的疑惑神色,连忙开口岔开话

题的问道。

「哦,你梦梦姐睡了吗?我给她拿床被褥过来,长邑这边晚上会比较凉,别

着凉了」单芷晨抬了抬手中的被褥开口问道。

君萌萌听到目前的问话脑海中又浮现出房间中的画面,脸色刷的一下更加红

晕了起来,她不但没睡,还在哥哥房间里面做那些羞羞的事情喔,君萌萌心中暗

道着,口中却说道:「没有,梦梦姐,她,她在哥那边」。更多小说ltxsba.me

「哦」单芷晨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转身打开房门,抱着被褥,进入君

萌萌的房间。

君萌萌看着母亲进入房间,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生怕母亲要过去找梦梦姐,

那到时候,自己是拦住喔还是拦住喔?想着抬步进入房间。

君萌萌哪里知道,单芷晨又不傻,自己的宝贝儿子和人家孙梦曦是男女朋友

,两个小情侣在一起,肯定是卿卿我我,说情话什么的,自己这个当妈的过去打

扰人家干嘛,只是单芷晨以为两个只是卿卿我我,却没想到,此时儿子房间的床

铺正在摇晃,毕竟她只是以为两人目前还是只是精神恋爱的层次,当然,她如果

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将人家闺女吃的一干二净,恐怕还会更高兴,说不定明年

就能抱孙子了。

「萌萌,一会把空调开起来,虽然天气有些凉了,但是包着被褥,也会有点

热,另外,你晚上不要太吵,别吵着人家梦梦休息知道吗?」单芷晨站在原本君

怜妾的床铺前,一边铺着被褥一边开口柔声说道。

「知道了,妈,我是那种不懂事的小孩子嘛?」君萌萌撇了撇嘴巴,抬步走

到自己那张有着卡通图案的床铺前,一边说着一边坐了在了床上,然而那挺翘的

小屁股刚接触到床铺,君萌萌一下蹦了起来,精致的小俏脸,瞬间嫣红了起来。

「嗯?你这是怎么了?」正在铺床的单芷晨察觉到小女儿的动作,有些疑惑

的转头开口问道。

「没,没事,嘿嘿,刚刚,刚刚,额,静电了一下」君萌萌嫣红着小俏脸摆

了摆手脸色有些尴尬的笑道,一双小手缓缓的放到自己的小翘臀上,捂着小翘

臀,双腿微微的夹紧着。

原来就在刚刚,君萌萌坐下的瞬间,感觉到屁屁一阵冰凉,回想到之前,自

己偷窥的时候,私处有一股热流,以为自己尿裤子了,感受着手心传来淡淡湿感

,君萌萌的脸色更加的嫣红了几分。

单芷晨没有察觉到小女儿的异常,伸手将被褥的边角处理好后,拍了拍铺好

的床铺,转头看向小女儿,说道:「好了,床铺好了,你也早点睡觉,虽然每天

没有课,也不许熬夜知道吗?」。

「知道了,妈」君萌萌看着母亲看向自己,连忙压下心中的羞意,乖巧的点

着脑袋开口应道。

「行了,妈也回去休息了,明天不许赖床,早点起来知道吗?」单芷晨点

了点头,对着君萌萌说了一声,然后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君萌萌看着母亲的背影逐渐的消失在视野中,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看了

看自己的下身,抬步走上前,犹如做贼一般,探出脑袋,在门外看了看,关上房

门。

待到房门管关好之后,君萌萌,嫣红着俏脸,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捏住,

睡裤的边缘,一点点的将卡通睡裤脱了下来。

随着睡裤的脱落,一个迎着卡通图案内裤,呈现在了视野中,君萌萌松开双

手,睡裤睡着两条纤细的玉腿滑落在脚腕处。

看着内裤上的卡通图案,脸上那湿濡的痕迹,君萌萌脸色一囧,瘪着嘴口中

喃喃自语的说道:「真的尿裤子了」,说着转头看了一下房间内的衣柜,只感觉

凉凉的有些难受,抬起脚步,将睡裤从脚腕上取下,然后双手,捏着内裤的边缘

,将那薄薄的卡通内裤缓缓的脱落。

睡着内裤的脱落,一抹光滑无毛的雪白私处,趁现在了视野中,只见君萌萌

并立着双腿,看不清那羞人私处的全貌,但是能看到一小截浅浅的裂缝,呈现在

小腹下方,而那私处,却没有一根绒毛,干净雪白。

脱下内裤,君萌萌抬起脚,将卡通内裤捡了起来,紧接著有些疑惑的看向自

己紧握着内裤的小手,耸动着小琼鼻,喃喃自语的开口道:「这个尿尿,怎么不

是臭臭的,还有点香香的?」。

君萌萌有些一会,不过很快她就止住了脑海中的疑惑,以为此时她光溜溜着

下半身,感受着下身一股凉飕飕的感觉,连忙俯身拿起地上的睡裤,转身想着衣

柜走去,她可不想,孙梦曦突然回来,然后看到自己关着下身,那丢死人了。

拿出换洗的睡衣裤,君萌萌头也不回的抬步扭着小翘臀,想着卫生间飞奔而

去。

「咔~」一声,卫生间房门关上。

不一会,一阵水花声,响了起来。

.................................

.

夜晚,月上中天,清冷的月光,洒向苍茫大地。

位于小县城的长邑,也逐渐的恢复了平静,进入夜间的休眠。

房间内。

换了一套睡衣的君萌萌,躺在床铺上,一双美眸滴溜溜的转动着,脑海中仿

佛一个好奇宝宝一般,不断的发出疑问。

「那么大,那么粗,下面洞洞那么小,进去为什么不会痛喔?」君萌萌脑海

中不断的疑惑着,刚刚洗澡的时候,她还特意研究了一下自己的私处,还用纤纤

玉指,小小的探入了一下那个小洞洞,结果刚一接触,就痛痛的,吓得她连忙收

手不敢再试。

「可是梦梦姐的声音,还有那表情,好像又有点舒服,为什么喔?」君萌萌

的小脑袋瓜里,又浮现出一个问题。

「不过梦梦姐的胸真大啊,唉,我要是能这么大就好了,她难道从小吃木

瓜?」君萌萌想着想着,想到了孙梦曦的酥胸,心中忍不住的羡慕着,同时也严

重怀疑孙梦曦从小吃木瓜长大。

其实君萌萌的学校,也有教导生物课,只不过因为生物老师,只是刚大学毕

业没多久的小姑娘,对于这些事情难以启齿,因此那个关于生理课程被直接让同

学自习,而自习对于君萌萌来说,就是上课和小姐妹聊天,因此她对此也是一知

半解懵懵懂懂。

「咔~」这时房门传来一声轻响。

躺在床上的君萌萌听到房门的响动,知道孙梦曦回来了,连忙闭上双眼,拉

起被褥覆盖住脑袋,假装睡觉。

果然,随着房门打开,俏脸嫣红,美眸闪烁着盈盈水光,神情有些疲惫的孙

梦曦,别扭着脚步,缓缓的走了进来。

来到房间孙梦曦转头看向一旁床铺上装睡的君萌萌,缓缓的送了一口气,幸

好萌萌睡着了,不然羞死人了,臭流氓,想着孙梦曦忍不住,轻轻的拍了拍胸脯

,然后又看了一眼睡着的君萌萌,放轻了脚步,缓缓的走道床头。

看着已经铺好新被褥的床铺,孙梦曦美眸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柔和的笑意,阿

姨人真好,然后心中又默默的吐槽了一句,就是儿子臭流氓,哼,心中一边吐槽

这男友君惜卿,一边伸手拿起床头的袋子,袋子中是今天下午,自己出去买的贴

身内衣,君惜卿那尺寸估量,她已经不想说了,明显小了一些,胸部被勒的有点

紧紧的。

拿出一套淡蓝色的蕾丝内衣裤,孙梦曦缓缓的转身想着,卫生间走去。

臭流氓,又在里面,也不怕怀孕,呸~黏糊糊的好难受,孙梦曦皱着眉头

,踉跄着脚步,缓缓的进入卫生间。

「咔~」一声,卫生间门关上。

「呼~」躺在床上的君萌萌听到关门声,掀开被褥,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

后听着卫生间中传出的水花声,继续思考着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好奇的小脑袋,怎么也止不住。

精致的小俏脸,时而嫣红,时而疑惑,最后默默的吐槽了一声,哥哥真坏,

在家里做这羞羞种事,还让我看到了,呸,不要脸!

第八十四章:雅蠛蝶,一库,k磨叽

闽城

长邑国际机场。

身穿一声淡蓝色一衣裙的孙梦曦,坐在等候室,搂着自己的男友君惜卿的胳

膊,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美眸中闪过一丝不舍。

「你什么时候回沿海啊?」孙梦曦侧着脑袋,靠在君惜卿的肩膀上,开口柔

柔的问道。

「过几天,到时候,就去找你」君惜卿转头看着枕在自己肩头的臻首,抬起

手摸了摸那柔顺的秀发说道。

「嗯,那好吧」孙梦曦兴致缺缺的点了点头,也确实,初次恋爱的男女都恨

不得腻在一起,如今刚刚开始,却要先分开,孙梦曦心中自然有些不舍。

「怎么,舍不得走了?那就留下来,过几天一起回沿海」君惜卿看着兴致缺

缺的女友,笑着柔声说道。

「切,想多了」孙梦曦翻了翻白眼,连忙开口否认道,接着微红着俏脸,撅

着嘴巴说道:「不然留在这里,某人天天占我便宜,哼~」。

君惜卿闻言,苦笑着摇头,毕竟那种事情,没发生还没什么,发生了,确实

令人食髓知味,毕竟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换谁都想天天赖在床上。

.....

「尊敬的乘客您好,由英格兰伦敦飞往沿海市,中转停驻闽城长邑的乘客请

注意:您乘坐的cn747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

机牌,由1号登机口上747号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一声柔和的女士女音登机通知,在机场中响起。

「臭流氓,我的飞机到了」孙梦曦抬起头看着眼前面容俊逸的男友心中有些

不舍柔声说道。

「嗯,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到了沿海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君惜卿将孙梦曦

送到登机口,将手中的包包递给孙梦曦,点了点头,松开搂着的腰肢。

「你要早点来沿海」孙梦曦看着眼前的男友,念念不舍的说道,抬起手摆了

摆,转身向着安检台走去。

君惜卿站在原地,目送着孙梦曦的倩影逐渐的消失在视野中后,才依依不舍

的转身向着机场外走去。

..................

华夏,南方,闽城,长邑。

山间小屋。

「哞~」一声牛鸣声响起。

一只大青牛,载着一个少年,出现在小屋前。

「谷主,师叔祖」牛青草手中捧着一个长方形锦盒,从牛背上一跃而下,站

在小屋前,恭声喊道。

「吱呀~」一声轻响。

房门打开。

一身古装的白芷,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站在门外躬身手中举着锦盒的牛青

草,走上前,伸手取过牛青草手中的锦盒,点了点头,说道:「进来吧」。

「是,谷主」牛青草,应了一声,跟在白芷身后向着屋内走去。

两人进入屋内,牛青草便看到君老坐在一旁,端着茶杯,细细品茶。

「青草见过师叔祖」牛青草走上前行礼叫道。

「嗯,起来吧」君老点了点头,虚抬了一下手臂,看着眼前的少年,心中不

知觉的将其与自己的宝贝徒弟对比,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徒弟还是自己的好,自

己徒弟是最好的,毕竟君惜卿跟在君老身边十几年,虽然名为师徒,但是君惜卿

从小无父,反而更像父子。

「师叔」白芷也走上前,将手中的锦盒递给君老,然后开口说道:「这便是

师傅当年从废墟之中得到的功法」。

君老点了点头,接过白芷手中的锦盒打开,只见一叠暗色的铜简呈现在眼前

,铜简上两排有着细微的小孔,那是用来将铜简穿在一起的,只不过数千年的时

间,那丝线早已腐朽凋零。

君老伸手将锦盒中的铜简,一一取出,然后按照顺序摆放在桌上,不一会,

一个一米长,半米宽的铜简便平铺在了桌子上。

「黄帝内经?」君老看着铜简右侧,四个象形古文,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身

为古武界的人,他自然识得这些字体,毕竟很多古籍包括功法,都是上古时期甚

至远古时期,因此古武界内的人,从小的启蒙不止是学现代文,也要学古文。

白芷和牛青草两人倒是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毕竟白芷身为前谷主弟子,早

在前谷主文元,从废墟带回来时便以看过了,而牛青草,在来之前也曾稍微看了

一下。

君老也没有理会二人,转头看向铜简上,黄帝内经旁的小一号象形文,只见

其刻着「养生学」三个小一号的象形文。

君老伏下身,对着桌上的黄帝内经养生学,仔仔细细,逐字逐句的看了一遍

,然后才缓缓的直起身,抬起手轻抚着颌下的胡须,叹了言语中充满惋惜的口气

说道:「不愧是国之瑰宝,最早的医学典籍,可惜,这是灵柩,素问两部之中的

一篇而不是全文」。

白芷也满是惋惜的点了点头说道:「若是能得到灵柩,素问两部,我们百草

谷的实力将会更上一层」。

「法于阴阳,合于术数,乾坤交合,阴阳交融,天地变数,干为男,其数为

九,坤为女,其数为一,五五归中也...」君老看着铜简上的字,摸着下颌的

胡须,沉咛了一会,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此功法,确实夺天地之造化,乃是不

可多得的疗伤圣典」。

白芷看着桌上的铜简,想了想开口问道:「师叔,这卷功法,能否修改一下

,让门下普通弟子,也可修炼?」。

「多一字,作废,少一字,无用,改不了」君老扫视了一下那不过寥寥数百

的铜简,摇头苦笑着说道:「这功法,创作之初便是为了男女双修而用的」。

「那这功法,能救屋内那个姑娘?」白芷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也确实,

作为远古古籍,那么容易改的话,也不会在古武界中被视为珍宝了,想了想接着

开口问道。

「能救」君老沉咛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

站在一旁的牛青草,听到君老的话,眼中露出一丝欣喜的神色,作为在场唯

一的地阶武者,双修的对象,还是那英气动人的女子,试问哪个男子会不心动,

更何况在古武界,牛青草可以拍着胸脯说,能与之相争斗艳的不过寥寥熟人,其

中一人便是站在一旁的百草谷谷主白芷。

站在一旁的白芷,自然也注意到了自己这个宗门圣子眼中的神色,心中微微

的叹了口气,青草终究无福,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一想到君惜卿是师叔的徒弟

,也是本门弟子,心中倒是释然了几分,想了想,转头对着牛青草说道:「青草

,随我过来」。

「啊?」牛青草正沉浸在一会该怎么开口,突然听到白芷的话,愣了一下,

随即点了点头,抬步跟在白芷身后向着一旁的偏室走去。

君老坐在桌旁,没有说话,端起桌上的茶杯,缓缓的饮了一口,苦笑着摇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本站必读
新书推荐: 被催眠的校花母狗竟然靠着性感诱人的娇躯... 女优合约 神级幻想系统 魔乱淫途 轻青诗语-同写 肥臀萝莉蓝灵儿的屁眼堕落之旅 太神八荒 林翎琳的淫能者学院日常 孝子(母子、人妻) 尘世淫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