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 > 第二章 灵力失控

第二章 灵力失控(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孝庄秘史 侠行天下 色胆包天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 极品农民之我自风流[极品农民] 覆雨记 生命的奔流(天生我材必有用续) 奶妈疼你 我是胤禛福晋 佳音如梦

霈林海已无法在瞬间回救,心念电转之间,全身的魔力冲入剑身之中,猛力举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劲风扫出,战士们收剑回挡。更多小说ltxsba.只听得啪啪啪啪数声裂响,战士们的铠甲及手中的长剑,就像被什么巨大的东西碾过一样,劈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缝。

如果对方是普通人的话,霈林海这一击就算不能把他们打个骨折,也能把他们弹开,但那三个战士就好像没有感觉似的,仅仅被他稍稍一阻,剑光随即就又落在离东崇背部不到半寸之处。

如果好好学学魔力的使用方法就好了!霈林海绝望地想着。用灵力方法使用魔力,果然不行!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破空而来,擦过霈林海,结结实实地砸中了那三个战士,那三个战士被撞得倒飞出去,金属铠甲和地面擦出了红色的火光。

霈林海转头搜寻刚刚帮助了他的人。黑糊糊的战士站在原地没动,身上也没少什么;楼厉凡和天瑾齐心对付他们面前的三个战士;云中榭和他的敌人激战正酣,看来没空出手去救别人。

那么只剩下……

东明饕餮还在一边逃命一边惨叫,身后两名战士的剑,也还在他后颈附近砍来砍去,似乎下一刻就会真的砍到他的脖子上……等一下,两个?

霈林海回头,发现被砸倒的三位战士,正气愤地把一名压在他们身上的战士推开……

霈林海不禁有些同情那个家伙。

其实被砸倒的三个不算什么,只有那个被充当武器的战士,三把剑同时刺穿了他的上中下三路,当三把剑从他身上抽出来的同时,他整个人─或者说,整个铠甲─就散落成了一块块,一直被遮挡在铠甲内部的东西,就逐渐化作黑色的蒸汽,消失在空气里。

趁那边正在纠缠于战友和武器之间,霈林海迅速扶起还趴在那里无法动弹的东崇,发现他的脸有些发青,牙关咬得很紧。当霈林海为扶他,而把手放在他腰上的时候,他全身都剧烈地震动起来。

霈林海觉得不对劲,将手掌稍微移开一,发现掌心竟全都是暗红色的血!

原来他刚才就已经受了重伤!那两个战士当时就砍断了他的腰!只不过因为衣服的颜色偏暗,所以霈林海一直没看出来。

“你怎么样?有没有被砍断腰椎?内脏受伤没有?我的治疗能力不行,不过可以暂时用一用……”

东崇向他微一摆手:“没关系……我毕竟是旱魃,就算下半身没了我也不会死─小心!”

三名战士从天而降,长剑从三个方向朝他们迎头痛击,霈林海大惊失色,拖着东崇骤然向后飞退。滚滚剑光在他身前紧追不舍,石屑四处飞散,剑光飞驰而过,在石板地上刻下了无数纵横交错的印痕。

霈林海转眼间就被逼退至平台边缘,再退就要掉下去了。他一个人没关系,但东崇身负重伤,虽然他说半身断掉也不会死,但也不能随便就让他断啊……

在他犹豫的同时,三把剑同时从三个方向往他们砍来,他本能地松开了扶住东崇的左手,以双手执剑,拚力抵挡这一击。四剑相撞,霈林海双手剧震,虎口一阵裂痛,连双臂也被震得有些隐隐作痛。

东崇腰椎断裂,无法用双腿支撑自己,一失去霈林海的扶持,他便摇摇晃晃地向高台下摔去。

皮外伤只是小事,最大的问题在于他的腰椎断裂,这么摔下去的话,他整个人真的会断成两半,到时候要修复就不太容易了,不知又得浪费多少年修为来修复身体,他该认真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把分给饕餮的那部分生命收回来了……

就在东崇已经做好断掉以及之后大出血的处理准备时,有什么东西忽然从侧面狠狠撞来,在他整个人即将撞上的前一刻,忽地一个旋转将他托住,开始绕着高台飞奔。

“饕餮?”

“是我!很惊讶吗?”东明饕餮严肃地……继续四处逃窜,所不同的是,他现在手里多了一个人,他身后的两名战士依然坚持不懈地在他身后砍剑。

“是啊,你居然还有空救我……”以往都是这倒楣的小子见到僵尸就昏倒,然后自己背着他冲出重围。现在角色一对换,他倒有不习惯了。

“因为没有僵尸啊!”只要没有僵尸,他才不怕!

“哈哈哈……”说的倒是没错……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东崇觉得自己怕是真的撑不住了,刚才他一直努力用部分能力压制住伤处的出血,不巧被东明饕餮来这么一下,他的气登时就乱了,鲜血正像故障的水龙头一样,呼拉拉地往外涌。

东明饕餮感到有某种温热的液体,沾湿了自己下半身的衣裤,脸色登时白了。

“东……东崇……你没事吧?”他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你放心。”东崇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就算要死,我也会先切断我们之间的联系再死,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的。”

东明饕餮大怒:“谁跟你说这个!白痴!”

东崇气的说不出话来。自己可算是他的养父!居然这么跟他说话!等他好了……等他好了……

如果能好的话,他毕竟还有一部分是吸血鬼,血被放光肯定活不了─谁见过没血还能活的吸血鬼?要活命的话,至少得保住身体里百分之一的血量吧。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麻烦的是那些剑刃上一定涂了什么东西,一直把他的灵力阻挡在伤口之外,无法自动修复。他刚才趴在那里半天没动弹,就是在强迫灵力冲破封锁,可是直到现在也没什么成果,加上气息也被撞乱,想再聚起冲破就困难了。

“我问你……”东明饕餮咬牙问:“你现在没办法用灵力止血,是不是?”

“是啊,怎么了?”

“你还问怎么了!”东明饕餮吼道:“你以为光你痛吗?你痛我也痛啊!你失血失得头都晕了对不对?我和你一样晕啊!”

东崇想起来了,东明饕餮的一半身体是自己制造出来的,既然力量相通,那么感应自然也会相通,只不过这几十年他们都没受过什么重伤,所以一时没想起来而已。

“哦……真抱歉啊。”血好像流得更多了……没人帮忙的话,他堂堂旱魃非得这么流血流死不可……

东明饕餮大叫:“我不要你抱歉!你快止血!我都快看不清路了─啊呀!”

他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碰”一声跌倒在一排座椅中间,东崇被他压在下面,鲜血迅速浸湿了他们身下的大片地面。

与此同时,两名战士趁机举剑向下猛刺。

他们现在的左右空间都异常狭窄,要滚动躲避是不可能了,东明饕餮只用了一秒思考,立刻做出了决定─用力撑起身体,用自己的背当作盾牌挡住剑尖!要杀就杀他吧#蝴会在剑插入身体的同时,以肌肉将它牵制住,绝不能再伤害到东崇。

反正痛只是一时的,只要能保住东崇的命,那以后一切都好说。

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长剑插入身体的疼痛,在呼喝声和剑尖一同向他的脊背压下去时,他却只感到身后刮过一阵冷风,有利器在背部一擦而过,侧方便传来一片金属与石砌座椅发出的杂乱敲击声。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天瑾手握一把与那些战士如出一辙的剑,站在他身后抵住了两把长剑,在她强硬的推击下,两名战士不断向侧方后退,原本牢牢固定的座椅被翻倒了一大片,两名战士后退时,他们脚下的地板也被划出了深深的痕迹。

“好厉害!”东明饕餮由衷赞叹。

这些战士的能力真的很强,就连东崇和云中榭也陷入苦战,可身为女人的天瑾,却能毫不在意地将他们猛推出去那么远,这能力实在太不寻常。

“少废话。”虽然背对着他们,但天瑾阴冷的表情,仍是和阴风一起在东明饕餮眼前飘过。

她将两名战士推离对东明饕餮和东崇的攻击范围,转手便挽出了一朵绚丽的剑花,排山倒海的剑势,劈头盖脸地向那两名战士兜头压下。

刚才还勇猛异常的战士们,忽然变得毫无还手之力,在她的攻势之下节节败退。

可是真奇怪……她刚才不是还被那三个人打得很狼狈吗?

东明饕餮看向正代替她与三个敌人对战的楼厉凡,果然也已扭转了颓势,剑光舞得上下翻飞,三名战士可能连十分钟都撑不过去。

云中榭那边同样轻松了许多,三名战士已去其二,剩下的那一个也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霈林海还是老样子,三名战士把他打得手忙脚乱,和天瑾、楼厉凡简直不能比。

“那个霈林海怎么这么没用?新生入学的时候,不是说他的能力高得连测定仪都坏了吗?”他双手按在东崇腰上,一边给他止血一边问。

东崇的伤口仍然无法修复,不过在两人的内外交击下,还是在一一突破封锁。东崇身下像小溪一样的血流逐渐变细,又逐渐不再流淌。看来没什么大问题了,东明饕餮呼了一口气。

旱魃和吸血鬼的混血果然生命力很强,血刚止住,东崇的脸色就好看多了,东明饕餮自己也不再头晕,腰部的疼痛也随之减轻。

东崇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啊,东崇?你可以动了吗?”

“嗯……”

“原来神经没有断啊,那真是太好了!”

东崇含混地嗯了一声,他腿的姿势有怪,东明饕餮觉得他好像有哪里不协调,但却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出问题。

东崇有些僵硬地单膝跪在地上,看了其他对战的人一眼,道:“饕餮,你看看他们,觉得他们现在的打法有什么问题?”

“问题?”东明饕餮茫然。在他看来他们的打法和刚才没有不同,只是云中榭的剑法更有技巧一些……技巧?对了!

“只有霈林海还在用能力和他们硬拚#蝴们几个都没用能力,纯粹在用剑技攻击!”

有灵力的人在使用任何武器─甚至包括近身肉搏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使用灵能辅助,这样可以让原本的纯肉体攻击力成倍上升。

可是,有时候这种“不由自主”也会导致相反的结果,比如现在。

“不错!”东崇说:“我也是一直都没看出来……其实这些战士是‘镜’,你用多少能力去攻击他们,他们就会用多少能力向你反弹。”

楼厉凡、天瑾、云中榭,都是从小接受灵能师专业训练的人,剑术自然相当高超,收起能力后,只用剑术本身的技巧就够了;而霈林海那种花架子,就算和业余舞剑的比起来都惨了,如果没有魔力的保护,他现在早就变成肉泥,而不是还在那里满高台飞逃了。

“不过这一个世纪以来,应该没有人了解‘镜’的能力,他们是怎么发现的?”

东明饕餮没听清:“啊?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东崇收回目光,看看身边的这位“养子”:“刚才有人把追你的三个人之一,扔到我那救了我,是你吗?”

东明饕餮挠头:“好像吧。”

“什么叫好像?”

问起这个,东明饕餮更是一脸困惑:“我记得是我啊,不过那时候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耳鸣得要死,你拚命在我脑袋里叫“扔出去扔出去!”,等我回过神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被我扔出去了……嘿嘿,扔得还挺准吧?”东崇的声音里还带了沾沾自喜。

“我的声音?”东崇有些疑惑了。他和东明饕餮之间的确有感应,其中一个危险,另一个就有感知。

但那只是直觉上的,他们根本没有实质上的心声感应,更何况他刚才感到剑风压下的时候,心里只是在想“完蛋了”,那句扔出去,根本没在他脑袋里出现过!就算他们之间有心声感应,那也不该差这么多吧?

陷入思考的东崇和东明饕餮,没有发现刚才渐远的打斗声又渐渐折了回来,当东明饕餮突然发现眼前有白裙闪过的时候,天瑾已经从他头一跃而过,途中顺便把他的脑袋当作踏脚的石头。

那两个战士目标不是她,自然不会对她紧追不舍,回头就一剑向东明饕餮砍了下来。

东明饕餮惨叫:“女人你救人救到底呀——”

只听当当两声,两把剑砍在一柄长刀的刀身上,冒出火星。

那把长刀在东崇的手上,他双膝跪地,一手执刀柄,一手推刀身,将夺命的剑,阻挡在东明饕餮天灵盖上不到五公分处。

“快闪开!”他咬牙道。

发现是他,东明饕餮大惊道:“你的腰好了?”刚才应该只有简单愈合,还没开始治疗吧?

“我没事!快闪开!”东崇已经有些愤怒地低吼。

他跪在地上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别扭,似乎不是普通人最省力的姿态,而是好像在用什么东西僵硬地撑祝蝴的身体一样……

东明饕餮忽然明白了,东崇的腰根本就没好!刚才伤到的不只是神经,连腰椎都已经完全断裂了#蝴现在是把自己的下半身当作支撑物一样控制,所以他才能这么快站起来,所以他的姿势才那么怪!

“快闪开!”东崇懒得和他解释那么多,再次怒吼。

东明饕餮从东崇的身侧望向天瑾,天瑾明白他的意思,当即扬手将自己的剑向他抛了过去。

他接到剑,顺势转身向与东崇对峙的家伙砍去。由于不能使用灵能辅助,他砍入敌人铠甲时,完全是用蛮力硬剁。只听卡嚓一声,对方铠甲裂开了一条大口,东明饕餮执剑的右手,也因为强烈的回震而感到一阵剧痛。

他强行续力,生生地砍过这人的腹部,只见剑势微微转轻,又将另一人胸腹部的铠甲划出一道深长裂痕。

被他砍破腹部的人退了几步,伤口处冒出滴滴答答的液体,手里的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他整个人好像被逐渐融化的冰一样,一一地矮下去,地上却增加了一滩越来越大的水痕,最终只剩下一堆铠甲,叮叮当当地掉落在地上,散乱地堆成一堆。

被伤到的第二人撤回与东崇交击的大剑,斜向东明饕餮狂劈。

东明饕餮左右抵挡,虽技巧不怎么样,不过胜在速度够快,对方一时半会竟无法占据上风。但他毕竟是赶尸家族的嫡系传人,学的主要是推演和咒术之类的东西,武术和霈林海之间也就是五十步与百步之间的差别,哪里有技巧可言?

因此与对方仅仅过了十几招而已,他就开始手忙脚乱,顾头顾不了脚,自然,他也渐渐露出了颓势。

“没见过剑术这么差的灵能师。”天瑾阴沉的声音跟随着剑风,忽悠忽悠地飘到了东明饕餮的耳边。

东明饕餮心中大怒。好!好!既然你说我剑术差……那我就差给你看!让你知道什么叫真差!

趁对方攻击的空档,东明饕餮的剑法蓦地一变,竟再也看不见他剑法的轨迹,只见一团雪亮的剑光向敌人滚去,那名战士立刻落在了下风。

楼厉凡顺利地解决掉手中的敌人后,又和早已完成任务的云中榭,一起联手对付追杀霈林海的那三人。可直到他们连这三人也解决完了,回头再看东明饕餮时,发现他依然在对最后一个敌人穷追猛打。

不过嘛……打是打,他的效率可实在不怎么样,而且……

“那小子到底用的是哪个流派的剑法?”云中榭问:“难道是近年来新创的吗?我怎么没见过?”

楼厉凡答道:“我还想问你,他用的是不是什么失传很久的剑法呢。”

……看来都不对。

天瑾扶起东崇,双手按在他的腰部,以猛推强行复位,并在骨骼上加了一个固定咒。现在东崇的神经和血管虽然还没有接续,无法直接控制下半身,但至少没有之前那样一碰就断掉的危险了。等离开了这个地方,他有的是时间恢复剩下的部分。

“谢谢……”

“不用谢,我的能力不行,所以现在只能做到这样。”

“只要能保持不断就可以了。”

“嗯……啊,对了!”天瑾用下巴一指还在那里勇猛攻击的人说道:“那是你教的招式?看起来很厉害,叫什么?”

“那……”东崇苦笑:“那个还没有名字,你可以叫它‘乱七八招’……”

看天瑾的表情,就知道她完全不能理解自己的笑话,东崇只有无奈地耸肩,说:“也就是说,他现在什么招式都没在用,纯粹只是靠蛮力砍而已……”

东明饕餮唯一占便宜的,就是他肌肉的力量和爆发速度,虽然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自己二代旱魃的身分,但对二代旱魃应有的惊人体力还是很有觉悟的,如果不考虑灵能力因素的话,别说是那个战士,就算是东崇本人要抵挡也要思考一下才行。

那战士边挡边退,在一轮狼狈的溃退之后,他不小心被身后的椅子绊了一下,仰面向后倒去,胸前空门大开,东明饕餮顺手便将剑刺入他的心脏。

战士的动作仿佛被喊了“停”一般静止住,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如泥雕木塑。

东明饕餮上前,一把抽出剑,那战士慢慢地跪倒在地,铠甲一件一件剥落,乒乒乓乓地落在地上,躯体完全化作了黑色的水,蒸发消失。

“哇哈哈哈哈!”东明饕餮仰天长笑:“看吧!女人!就算是我的无招,也比你们的有招更厉害啊!哈哈哈哈……”

不过很可惜,此时的天瑾,根本连看都没往他这里看一眼,只是忙着给受伤的几个人作治疗。

楼厉凡动了动腿,受伤的地方还有痛,不过血止住了,伤口的外表也已经愈合,既然这样就不需要再止血了,他解下绷带,随手丢到一边。

“真没想到你的治疗术居然还不错。”他对天瑾说,可惜那语气不太像感激,更像是在问“你一个预言师学这个干嘛?”

正在给霈林海治疗的天瑾抬抬眼皮,冷冷地道:“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连治疗术都不好好学的灵能师,在最危急的时候才会需要我。”

寒风吹过……

云中榭适时地挡在他们中间,一路飙升的火药味又消散开去。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东崇说:“我们要先搞清楚,你当时是怎么失踪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看了一眼那个魔战士,又将目光转向霈林海:“还有霈林海是怎么找到你的?刚才他的失踪是怎么回事?是你把他带走的吗?”

“这个……”楼厉凡简单扼要地讲了一下,关于他在这段时间里的遭遇,最后道:“总之,要不是他─”他指指身后乌黑的魔战士:“我们大概还在往相反的地方跑。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天瑾给最后的东明饕餮做完治疗,在他身上擦擦手,也不看东明饕餮愁苦的脸,转身道:“我们跟着感应线来的。”

楼厉凡皱眉:“感应线我早就扔回去了,你难道感觉不出来那不是我吗?”

天瑾瞪着他,乌黑的大眼睛看得人心里发毛:“谁让你扔回去的?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人走上歧途吗?”

天哪!这还有天理吗?他扔回去可是为她好,她居然一都不领情!

“你身为预言师,难道就不知道遥测一下对方的情况?万一你出什么事怎么办?”他大叫。

天瑾挑了挑右边的眉毛,露出一个好像在笑的表情:“是啊……”

楼厉凡自知失言,再看看其他人,一个个都装作“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面朝其他方向,耳朵却竖得直直地听他们的对话,不由悔得肠子发青。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一个人的话就算了,万一把其他人也牵连进去的话……”欲盖弥彰!标准的欲盖弥彰!连他自己都不得不在心里大骂。

“那就对不起了。反正自从到这里,我的预感和遥测能力就下降了百分之七十,准确度下降百分之五十。”

预感和遥测下降百分之七十,准确度下降……

大家的脸绿了一半。

东明饕餮试探地问:“也就是说……你现在能预感到的东西,还超过百分之十?”

“不!”天瑾淡淡地说:“原来也只是百分之八十的概率。”

所有人的脸都开始发黑。

照这么加加减减下去,那他们岂不是等于跟着小学没毕业的预言师闯龙潭?只要她在途中犯一错误,他们现在就已经死光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

“早说的话,你们已经逃走了。”声音平和……而且理直气壮。

“话是这么说,但是……”

“只要保证你们不逃走就行。”

……她到底把他们都看成什么东西啊?

相较于东明饕餮的悲愤,云中榭倒是很平静:“现在追究这个也晚了吧,我们已经来了,而且也找到了楼厉凡,追不追究都一样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快离开这里,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东西……”

大家头表示赞同。

楼厉凡又道:“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难道是那些战士把你们打进来的?”

“不对。”云中榭指了指上方:“是那里。”

楼厉凡和霈林海抬头,这才注意到,这华贵的大厅上竟有一个很大的洞─大到足够让他们四个人统统掉下来。

“我们本来是顺着通道下来的,途中那些……”

他顿了一下:“我长话短说。总之我们途中遇到了不少险阻,不过还算比较顺利,可是走到那里的时候……”他又指了指那个洞:“我们发现没路了。”

楼厉凡瞟了瞟天瑾,再看看其他人颓然的表情,猜测:“难道就在这时候,她告诉你们说,只要从那里砸个洞出来,就可以找到我们?”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