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 > 第五章 视觉追踪

第五章 视觉追踪(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孝庄秘史 侠行天下 色胆包天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 极品农民之我自风流[极品农民] 覆雨记 生命的奔流(天生我材必有用续) 奶妈疼你 我是胤禛福晋 佳音如梦

天瑾打倒一个骷髅战士,同时另一只手抓住霈林海的后背,猛地将他推到云中榭面前。龙腾小说ltxsba.

“就用他吧!”“不要啊!天瑾!”霈林海想逃,被云中榭一把抓住了衣领。

“你有异空间能力?”“不||我||”“除了灵感力外,他是全能的。”天瑾插话。

“可我什么都不精啊!”“空间你可以开多大?”“单……单向的半径一公尺,双向的直径半公尺……”“够用了。”“还有我不常用!会开错地方!”“你刚才不是说,自从到这里以后,能力变得更得心应手了吗?”“但是我没试过超能力……”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还在和那些骷髅战士玩着攻击与被攻击的游戏,霈林海说出这句话后,云中榭忽然停下了动作,一把抓住了一个退到身边的骷髅头骨,五指用力一捏,啪一声爆了个粉碎。

“今天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葫有人就等着用你的能力逃出去,你看你这一脸懦弱无能的模样!怎么配拥有这么强的能量!”霈林海全身一震,垂下眼睛道:“对不起……”“用不着跟我说对不起,真觉得抱歉的话,就和楼厉凡的尸体去说!”霈林海一惊:“厉凡他||”云中榭冷冷地道:“他应该还没死,不过再这么拖延下去的话,他一定会死!别忘了,这里是魔界,邪恶魔王的地盘!”霈林海的眼睛猛然睁大,全身上下一阵激烈的震动,凌厉的冷风从他的身上放射了出来,风在圆圈内横冲直撞,骷髅们在风中无声地嘶叫着,一个接一个地化作粉末。

离他最近的云中榭觉得胸口一痛,本能地跃退两步,一摸痛处,发现那里竟凭空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不愧是……霈林海!”云中榭咬牙笑道。

伸手在胸口用力一抹,那道伤口立刻对合了起来,只留下了一道细细的伤痕。而自始至终,他的伤口没有出半血。

霈林海已经看不见眼前的一切,他的目光正随着女孩们的声音溯源寻找,他的目光穿过了墙壁,穿过厚厚的地质,穿过无数廊道,穿过楼厉凡的身体,穿过……

楼厉凡的身体?

他迅速回头,却看见楼厉凡的脸在黑暗中一闪,消失。

楼厉凡坐在黑暗中苦思脱身之计,却一筹莫展。他现在连自己在哪?已经被关进来多少时间了都不知道,又怎么想得出脱身的办法?

实在不行,不如就在这里自杀算了……

忽然,他感觉到身体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穿过了他似的。他立刻转向那东西离去的方向,只捕捉到一双很熟悉的眼睛,它在黑暗中亮了一下,不见了。

楼厉凡张大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霈……霈林海?他什么时候学会视觉追踪的?

影像闪现得太快了,霈林海根本无法分辨,刚才那惊鸿一瞥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自己的幻觉?

但他的视觉仍在向下穿行,再想回头去找已经不太可能了,他只有追随着咒唱的方向继续前行。

在咒术课程上他曾听说过,如果是唱咒者围成圆形的咒圈,那么这个咒圈的中心,便必定有一个破坏阵势的“阵眼”,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某样咒具。在魔界如何他不清楚,但咒术这个东西,应该在三界都是一样的吧。

咒唱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霈林海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了咒唱圈。

蓦地,他眼前一亮,“视觉”已经冲破黑暗而出,“看见”了一个幽暗的房间,房间里一群穿着和那些围困他们的女孩相同服饰的女子,正围着中间的一簇圆形火苗跳舞。

就是她们了吧。他心里想着。

其实他直到现在还是没发现自己是什么状态过来的,还以为出现在这里的自己,是完全的灵体。为了不让唱咒者发觉,他果断地决定先下手为强。

不过这个念头,他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甚至没有把咒语唱出口,便听见猛然席卷而来的可怕风起之声。

诡异出现的大风,在狭小的斗室里横冲直撞,女孩们的咒圈顿时大乱,她们用他无法理解的语言尖叫着四处逃散,她们的裙子被风高高吹起,身体也出现了一道道被风刃划破的血红伤痕。

她们围绕跳舞的那簇火焰落到地上,啪一声被风刃割裂了一道口子,随即灰飞烟灭。

“成功了!”他听见东明饕餮他们的声音,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原地没有动,而刚才围绕他们唱咒的女孩们已经消失无踪了。

“这……这到底是……?”云中榭拍拍他的肩膀:“干得不错。”他的声音里有明显的赞许。

霈林海更加茫然了:“刚才……刚才是怎么回事?”云中榭微皱眉道:“忘了吗?你刚才用视觉追踪找到了唱咒者的位置,还用不知道什么方法破坏了结界的阵眼啊。”霈林海大惊:“视觉?不是灵体吗?”“……是不是灵体,你自己该最清楚才对吧。”霈林海慌了:“如果只有视觉的话,其他力量就没过去吧?啊……可是我看到……啊||那些跳舞的||然后我想了一下……她们乱跑啊||嗯……啊!受伤了||啊||怎么回事?”云中榭做个手势,示意他住口。

“你别着急,慢慢说,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这个||你明白啊!就是那个||视觉过去,然后力量没过去,我想了一下她们就开始叫着跑掉之后||”霈林海越是想用最简洁的语言说清楚,就越说不清楚,连手脚都比划上了,还是没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明白。

“行了。”天瑾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词不达意的说话,不高兴地道:“没时间听你废话了,上面罗天舞他们还推着石头,不想和他们一起变成肉泥就快走。”原来她还记得上面那两个倒楣鬼啊……众人心想。

虽然他们对她那种好像在驱赶牲口的语气颇有微辞,但是她的顾虑却很有道理,他们必须节省时间,于是都没有说什么,连霈林海也放弃了解释的打算,垂头丧气地跟着大家向下走去。

过长的通道会造成无意识的催眠,这一霈林海在强夺之间||当时还是情侣之间||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这次的通道虽然也很长,甚至摆设装饰也没有半丝变化,他却没有遭到和上一次一样的结果。

当然这不是重,重是,他没有受到催眠的困扰,这是好事。问题是他被另外一种东西缠上了,那种感觉比被催眠更糟||他想吐。

他们刚下来的时候,通道是接近“之”字形的,越往后走,“之”字就越变形,到最后几乎变成了盘旋而下的正圆形。

他们就像在弹簧的圆圈上呈环状往下走,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霈林海觉得自己眼前和脑袋里,全是绕来绕去的圈,飞走一个又来一个,飞走一个又来一个……他越走越头晕,越走越想吐,虽然速度已经基本上可以说是龟爬了,他还是觉得晕眩不已。

又痛苦地坚持了几个小时||其实只有几秒,这段时间对他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他实在忍不住,找个角落便吐了个酣畅淋漓。

听到后面呕吐的声音,前面四人停下了脚步。

“怎么样?”东崇问。

“没……呕……”霈林海已经吐得快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打手势让他们快走。

怎么看也不像是“没”的样子。东崇想了一下,对东明饕餮道:“饕餮,你留在这里陪他。我们走慢,等他好你们一起追上来。”“噢。”东明饕餮正想上去,霈林海却捂着嘴用力向他们挥了挥手。

“没事||你们先走,别耽误了救……救人……”东明饕餮看看东崇,东崇做了个放弃的动作。

“那你要快追上来。”“知道……恶……了……”他们的脚步逐渐向下,慢慢地听不见了。

霈林海扶着墙壁一一站起来,那些圆还在眼前晃来晃去,惹得他一阵阵恶心。

真没用啊……他对自己感叹着。明明说是要来救人的,人没救到,却先被这些其貌不扬的螺旋阶梯给打败了……

不过话说回来,学校的教学楼上,明明也是螺旋阶梯,为什么他那时候却从来没有反应呢?

难道会是这些墙壁的原因?学校的阶梯是只有栏杆的那种……封闭的空间就有反应||就像晕车一样。

他抬头看看上方,当然那里也是和通道两边一模一样的砖墙。

霈林海低下头,猛然又抬起来。

刚才砖墙……好像波动了一下?

他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

没错!砖墙的确在波动!而且是从直线逐渐扭曲,变成蜿蜒的曲线,还在左右扭动,像是什么活物一样。

霈林海傻眼了。这……这是什么?难道魔界的墙也是会成精的吗?啊||其他人都不在,怎么办?

以他的身高,稍微踮起脚,伸出手去就可以碰到那里。他很想碰,说实在的真的很想碰,因为他从来没遇到过会波动的墙壁……但是……会有危险吗?

他试着用手指了它一下,波动的墙壁就像水一样,漾出了一波波的纹路。有两个身影在那纹路中央显现出模模糊糊的轮廓,霈林海看不出那是什么,但是却更心慌了。

如果楼厉凡在这里的话,肯定已经一脚踹上来了吧。

||“混蛋!怎么能在不熟悉的地方,随便碰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可是现在,再想起这个问题已经晚了……

他缩起了脖子,就好像已经看到楼厉凡在自己面前一样,想迅速向前猛跑几步,这样就可以逃离那个奇怪的波动了。

他紧跑了几步,回头,那个波动已经从他刚才站的地方消失了。他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抬头,却发现那个波动的范围,居然仍在自己的头上!

他甩开长腿,一步两级地疯狂向下奔跑而去。

螺旋下降的阶梯在他眼前迅速后退,感到比刚才慢慢行走更严重的晕眩与恶心,他一边喘气,一边努力压制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感,就是不敢停下步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摆脱那个奇怪的波动!

不知道跑了多久,暗想自己已经逃过了,霈林海停下脚步,狠狠地呼吸了几个回合。这……这回总该逃掉了吧?

他小心翼翼地抬头……却绝望地发现,那个坚持不懈的波动,依然停在他的头上,连一丝一毫被挪动过的意思都没有。

不过比起刚才来,它确实有一不同了,刚才那波动还只是“砖墙上发生的波动”而已,现在它已经变成几乎透明的颜色,里面那两个人的影像也更加清晰起来,可以看出应该是两个女人,一个长发,一个短发,像是镜中倒映的影像一般,头下脚上地向他伸出双手。

……这两个女人,怎么好像越看越眼熟?是他认识的人吗?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或者只是幻觉而已……

楼厉凡的警告声在他心里劈啪作响,他却还是忍不住用手指在波动上又碰了一下。

波纹发出水流翻滚的咕噜声,里面的两个身影刹那间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

“霈林海!”那两个女人的半身哗啦一声,从波纹中探了出来,对他大叫。

霈林海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

“御……御嘉、频迦?”怪不得那么眼熟,原来是楼厉凡的式神!

“你们怎么在这?厉凡在哪儿?他到底怎么回事?他||”御嘉和频迦似乎很着急,一人一边拉住了他的两条胳膊道:“别废话!快来!”“哎?等一下!我还没有和东崇他们说||”“没时间了!”她们的力量大得惊人,毫不吃力地便将他强行拉了上去。

霈林海的脚在波纹外面挣扎了一下,很快便被拉进去,消失了。

波纹又发出了之前那种奇异的咕噜声,逐渐缩小,终于不见。

天瑾回头,瞳仁中有一丝波纹漾过。

东崇停下脚步。

“天瑾?怎么了?”她转回头来,又继续前行。

“霈林海不见了。”“嗯?”波纹在她的眼中,一波漾过,又是一波。

“刚才还一直在那里,然后跑了几步,现在不见了。”看来他们必须习惯她这种简洁的说话方法,否则她说的中国话,他们也会听不懂……

东明饕餮忍不住道:“你不是对他没感应吗?”天瑾脸上的肌肉连动都没动一下:“只要视为物品,这感应还有。”东明饕餮又默然。

不知道霈林海要是听到她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呢……

他不知道,霈林海已经为自己被视为“东西”这一,伤心过一回了。

云中榭道:“他有危险吗?”“不知道。”“不去救他没关系吗?”“无所谓。”“他说不定会死……”“他面相没那么短命。”也就是说,除了她想救的人之外,其他的人对她来说根本不存在……

云中榭怀疑,就算他们三个幸存者都在她的面前被敌人抓去杀掉,她也一定能面不改色地继续去完成她的任务。

霈林海被拖入了幽深的水底,全身都被冰冷的液体淹没。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