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 > 第六章 校长的真实身份

第六章 校长的真实身份(2 / 2)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孝庄秘史 侠行天下 色胆包天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 极品农民之我自风流[极品农民] 覆雨记 生命的奔流(天生我材必有用续) 奶妈疼你 我是胤禛福晋 佳音如梦

离近一仔细听的话,他的声音也和人形时不太一样,虽然声线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在“狼”的状态下,他的声音更低沉也更沙哑一。

“我……呃,我是想说,贝伦理事长好像知道得很多啊……”话一出口,楼厉凡就想给自己两个耳光。

贝伦本来就活得很久,五百多年不是白来的,要是到了这把年纪还知道得不够多的话,不如就撞死去好了。

可是除了这句话之外,他实在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藉口开始探口风,白天一整天他都和霈林海在讨论这个为难得要死的问题,结果─没有结果。

“啊,是啊,”白狼的声音好像在笑,不过由于现在是狼的关系,楼厉凡也看不出来他是不是真的在笑,“活得太久了,有很多不想知道的事情也知道了。”

果然……

楼厉凡本想问“比如说?”,但是这样进入话题太快了,就算他现在是兽性占上风,可能也会警觉到他真正的目的。所以现在他没话好接,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这个话题不行,楼厉凡决定再挑起另外的话头。

“那个,其实最近我一直在注意理事长,您很少离开学校,不过每天晚上这时候您都会跑到树林里去,是有什么事吗?”

白狼的眼睛微微地斜了一下,楼厉凡觉得他是在做出促狭的表情,但是没办法确定。

“你真的想知道?”

“啊?”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又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其实……”白狼看了看天,“你没发现这几天是满月前后?”

“哦……的确是啊。”楼厉凡看看天,这才惊讶地发现月亮正圆圆地挂在黑色的夜幕上。

最近他们只顾着盯贝伦、收集情报、偷东西,却从来没有注意到月亮的圆缺,要不是贝伦提醒,他可能连最近晚上为什么会这么亮也想不到。

“在根丁,月亮最圆的时候就是在这几天,而狼的发情期……”白狼斜眼看着楼厉凡,这次楼厉凡可以感觉得到,他是真的在做出促狭的表情了,“我的发情期,恰好也是在这期间。”

楼厉凡再一次确定自己绝对不是诱供的材料,他捂住眼睛,在心里瞬间骂了自己一千遍白痴。

他之所以到树林里的原因不用问了,楼厉凡再一次丢掉了可以挑起话头的引子。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贝伦却意外地解救了他们这次的谈话。

“不过,我到那边去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有其他的事。”白狼说。

“其他的事?”

“我去见一个人,很多年以前就认识的人。”

“嗯……是朋友?那今晚不去吗?”不过要是想一下的话,就算是朋友也太奇怪了吧?在发情期去找人家。

楼厉凡的背上冒出了冷汗,因为他忽然想起自己也是在他发情期的时候来找他的,现在他又是女孩子的外表,这……这……

霈林海远远地在给他用手势加油打气,不过楼厉凡现在更想做的是,把他抓过来代替自己坐在这里,完成那个简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因为最近的事情比较多,我们必须交换一些意见。不过今晚我不太想去。”

怎样也好,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在白天光明正大地见面?

“对了,”楼厉凡忽然想到一个搜集来的情报,现在正是利用它的时候,“我听慕丝花妖说,您和那个世界有名的变态学院校长拜特─是朋友?”

“拜特”二字钻入耳中,白狼的眼里瞬间划过了一道几乎会让人漏看的凌厉光芒。

“朋友?如果认识他也算朋友的话!”白狼说这话的时候很没好气,“那种变态,我恨不能这一辈子都没认识过他!”

“呃?他惹到您了吗?”楼厉凡小心地问。

白狼抬头看了看天,又转回来看他。

“你好像对拜特的事情很感兴趣?”

楼厉凡的心脏险些停止了跳动:“那个没……没没没有!我只是……只是……”

“我知道,”白狼呵呵笑了两声,“我要把那家伙连同他的学院一起拍卖的消息,已经传遍世界了吧?你也会觉得很奇怪吗?我干嘛要做这种事?”

楼厉凡犹豫一下,了头。

“因为那家伙实在很过分,年纪一大把了还装年轻,当初在幻化妖学院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和我同岁,对他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没想到他那时候就已经创立了拜特学院,而且,他正是我以前一直崇拜的一个人。”

“崇拜?佩服?”无法想像……无法想像啊!像拜特那种变态,居然也有人会崇拜?会有人佩服?真是世界第二大奇迹……

嗯?第一大奇迹是什么?当然就是那家伙变态的程度了!

贝伦又把脑袋放到了爪子上,慢慢地说:“我不知道他的年纪,不过他在一千年前就写出了《论吸血鬼的起源》这样的巨著,一千年来再版五百多次,直到现在那部书还被当作工具书使用。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以为我看到了一个天才,一个不落俗世的天才。”

如果那本书真的是拜特写的话,楼厉凡也会认为他是天才。不过前提是他必须把那家伙变态的行为,和“天才”这认知区分开来才行。

“在幻化妖学院里,我在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的名字,但是由于他这个人真的很不正常,所以虽然想到了,但是却完全没有把他和那个天才想到一起去,只是觉得他真的很厉害,居然会那么多作为初级妖怪的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等他知道这个变态就是那个他一直崇拜的人的时候……

幻想破灭……

楼厉凡觉得自己可以听得到,他可怜的玻璃心碎掉的声音。

“可是在毕业之后我们就很少见到面了,我心里的怨气也没办法发,直到这次的会议上见到他,忍不住就出手收拾了他一顿。

“不过让我很惊讶的是,他居然那么简单就上了我的圈套,他自己大概也没想到,所以他愣在那里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可怜。直到签了那张契约之后他才想起来要嚎啕大哭,不过,已经晚了。”

楼厉凡几乎不能信任变态学院的人,所以特地和姐姐们还有父母联络了一下,他们那边的回应和海深蓝说的一样,那变态是真的把自己给卖了,而且是在签完卖身契之后才想起来,抱着他债主的腿哭。

“哈哈哈……”楼厉凡干笑,“那他还真是笨哪!”

贝伦轻描淡写地笑:“没错,不过那家伙毕竟还是有脑子的,知道找人来偷那张契约。”

楼厉凡的心脏当即罢工。

“那……那那那那……”他很想说我不是来偷的,不过那样的话就等于是“隔壁王二不曾偷”了。

“可惜,”贝伦没有发现他的异常,继续往下说道,“暂时我还没发现学院里有哪个学生或者老师是他派来的,要是被我发现的话……”

发现的话会怎样?砍杀?剥皮?还是……完全不敢想像……

“哈哈……哈哈哈……”楼厉凡的心脏虽然恢复了运作,然而声音依然僵硬得无法放松,“理事长您那么聪明,一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吧?就算是那个变态自己亲自来偷也偷不走吧?所以没关系吧,哈哈哈哈……”

贝伦也跟着他的声音笑:“是啊,我把那张契约就挂在脖子上。”

世界忽然一片安静。

许久以后,楼厉凡的喉咙里才发出了一声音:“……啊?”

贝伦稍微抬起一只前爪,让他看见始终挂在他脖子上的那个吊饰:“我就把它用空间融合的方法融合在这个吊饰里,始终不离身,就如同你说的,就算是他亲自来偷,也是偷不走的。”

楼厉凡,男,二十岁,今生今世,头一次知道“绝望”二字怎么写……

“不……不过那个卖身契什么的……您一定是开玩笑的吧?”楼厉凡笑得有些勉强,“不管怎样,买卖人口都是犯法的……”

“他不是‘人’口。”

“……那个……买卖妖怪也……”

“他也不是妖怪。”

不是妖怪?难道……“他是魔物?”

“他也不是魔物。”

“……”不是人、不是妖怪、也不是魔物,那他是什么东西?

“呵呵……其实啊,他是……”

一个黑黑的东西忽然俯冲下来,咚地一声砸到了贝伦的脑袋上。那声音非常响,响得让楼厉凡以为他的脑袋会被砸出裂缝来。

那“东西”似乎也被这撞击给撞得晕头转向,然而“它”却令人意外地狂笑了起来:“哇哈哈哈哈……贝伦你这个蠢材!头晕不晕?哈哈哈哈……我的头好晕哪……”

是幻觉吗?楼厉凡觉得自己看见了贝伦脑袋上爆起的条条青筋。

他慢慢地站起来,一双灰蓝色的狼眼所泛出了浓重的杀机,那种可怕的压迫感,让不在他目光范围之内的楼厉凡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打战。

“该、死、的、吸、血、蝙、蝠!”贝伦咬牙切齿的声音阴沉而恐怖,妖气围绕在他的全身,泛出淡淡的黑色。

一般妖气和灵气都是肉眼不可见的,除非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让它具现化,不过若是能让“气”达到某个界限以上的话,就不会有这种限制了,只要“气”的拥有者想,随时可以让自己的“气”可见或不可见。

“我要杀了你啊!”

贝伦向那只依然边扑啦翅膀边得意忘形地狂笑的蝙蝠猛冲过去,后爪着力之处的地皮全部被翻了过来。

他冲去的方向正是悬崖,楼厉凡不禁啊了一声。然而贝伦毕竟是贝伦,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掉下去,当踏上悬崖之外的悬空处时,他便好像踏到了透明的玻璃上一样,如履平地般继续向那只慌张逃窜的蝙蝠追去。

“看我杀了你!”

“呀哈哈哈……抓不到抓不到!”

“等抓到你看我不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把你的翅膀拽下来烤了吃!”

“啦啦啦啦!”

“有胆别跑!”

楼厉凡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跑去的方向,一时不能接受平时看起来那么自制、那么冷静的贝伦,会做出这么像小孩的行为来。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