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 > 第六章 校长的真实身份

第六章 校长的真实身份(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孝庄秘史 侠行天下 色胆包天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 极品农民之我自风流[极品农民] 覆雨记 生命的奔流(天生我材必有用续) 奶妈疼你 我是胤禛福晋 佳音如梦

霈林海抱着那本沉重的书,楼厉凡的手放在书页上。更多小说ltxsba.书页上的思念传导到他的手掌心中,转换成信号,他发出吸引波动,让这信号成为“吸引”的源头,这就是寻找“思念”的方法之一。

书本发出了缓缓的收缩律动,好像心脏一样。楼厉凡和霈林海的眼睛泛出了隐隐的红光,现在在他们看来,整个房间都是黑白的色彩,只有拥有和这本书相同“思念”的东西才会显示出彩色。

“左二书架,右上第一排第一本书。”

“右三书架,右下第十九排第六本书。”

“左方抽屉,暗格发光。”

“房,中心位置有色彩。”

“左一书架,与墙交界处。”

两人快速地交换自己发现的情报,但是那些色彩都不是很重,说明那东西上的执念不够重,既然执念不重,那八成就不是了。

两四十五,再过十五分钟贝伦就会回来了,如果他心情好的话,偶尔也会在两五十左右回来。

他们两个还要做收尾的工作,所以不能再多留,简单地交换了一下意见之后,他们分工合作,迅速将这房间里的东西统统回归它原有的位置,然后从他们刚才挖开的那个地方钻了出去。

那个洞当然不能就这么留给贝伦看,霈林海在那堆土前面画出一个圆圈,土堆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一个黑洞洞的窟窿里,土堆消失之后,那个黑洞也消失了,地面平平整整地,好像从来都没有放过任何东西似的。

然后楼厉凡将手放在洞口的两侧,全身一震:“封印!”

洞口处闪现出了千万条的细细光纤,将洞口封锁得严严实实,最后在外层自动覆盖上了一层与之前墙壁无异的遮蔽,就算是封印者本人恐怕也几乎分不出来到底哪里被封印过了。

这就是楼厉凡天生的能力,徒手封印。

不过这次使用的封印缺是只对“视觉”封印的效果很好,而对“触觉”效果会稍差。也就是说,如果贝伦回来的话,他会看到一个完整无缺的房间,但是如果他走到这面墙前面,伸手触摸它的话就会发现这里的手感不太一样,以他的经验,立刻就能知道这里被人侵入过了。

楼厉凡也很想让它在“触觉”上也达到完美,可惜这很困难,要做也可以,只是消耗的能量和时间很多,而且也不是很必要。

两人将挖掘的工具收拾好,放回楼梯下的阴影处,再将灵气转换成妖气,然后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地往楼梯上走去。

时间算得刚刚好,他们刚刚走上第二十五层,就见贝伦施施然地从上面飘下来。

“理事长好!”

“理事长好。”

平静的问候,没有露出半破绽。

贝伦对他们笑了笑:“哦?怎么没有上去晒月亮?”

“因为有事。”楼厉凡也对他笑一下,虽然学会了化妆,却整日素面朝天的那张脸上,表情非常无辜而纯真。

“厉凡啊,”贝伦看着楼厉凡,不知是不是霈林海的错觉,总之他的声音异常地温柔,“你在这个学校还习惯吗?要是不习惯的话就要和我说,知道吗?”

“是。”

贝伦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之后便与他们擦身而过,飘下了楼梯。

“厉凡……”霈林海犹豫地用小小的声音说,“那个贝伦啊……”

“嗯?什么?”

“他好像只看见你,对我连看都没看一眼。”

“……”

楼厉凡看着贝伦消失的地方,心里微微担心地想着,自己和霈林海留在他房间的那股执念会不会被发现,要是被发现的话……

不过没有关系,就算被发现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留下的“思念”是灵气的质性,他不会怀疑到“妖”身上去的。

不会的……

……大概吧。

看来贝伦后来的确没有发现他们在他房间逗留过的事实,因为第二天贝伦还是和平时一样和他们打招呼、上课,看不出态度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晚上,他们两个再次潜入贝伦的房间,可是这一次和前一天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现。霈林海不死心,死拖着已经准备抓狂的楼厉凡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地搜索,可是他们都快要掘地三尺了,却仍然没有办法找到那卖身契蛛丝马迹的线索。

“我……不干了!”楼厉凡在那个偏远的小电话厅中,举着可视电话的显示器死命地摇,“我不干了不干了!这根本就不是人干的事情!我要回去!”

当小偷的精神压力太大了,再这么下去他就要崩溃了。

“请加油,毕竟这件事只有你们两个人能做得了。”海深蓝的语气不像是在鼓励他们,而像是在威胁一样,这让厉凡很不爽。

“我说我不干了!明天我就回去!天一亮我就走!”

“非常抱歉!”海深蓝温柔的笑容看起来异常地阴险,“我们在把你们的资料嵌入迷宫妖学院的时候,同时把你们的户籍资料也嵌入了妖籍,现在你们两个在法律上已经不是人了。所以就算你们回来拜特也不能接收你们。”

“你说什么!”

楼厉凡冲上去就要把显示器拔下来摔掉,霈林海从后面拚命架祝蝴,以防在事情还没有说完之前,这可怜的电话就寿终正寝了。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啊,”海深蓝温柔的笑容在现在看来就好像恶鬼一样,“在转学的时候系统会自动查询你的户籍,如果与你要上的学校不符合的话是不行的。要把你们的户籍嵌入妖籍真是很麻烦哪,要是可以不做的话我也不想做。”

“那就不要做啊!”

“呵呵呵呵!反正已经做了,请节哀顺变吧,”海深蓝隔着冰冷的显示器向他们笑着挥手,“等你们把东西拿回来之后,学籍和户籍就可以恢复了。祝你们成功,再见。”临了还有个飞吻。

楼厉凡瞪着变黑的显示器,肩头微微颤抖:“混……混……混……混……混蛋!”

一声巨响,无辜的显示器终于走到了它生命的尽头。

“我就说为什么他们一都不担心我们会中途不干,原来是因为这样!不仅事情难做而且还有这种威胁!让人半途而废都没办法!该死的妖学院!该死的变态学院!该死的拜特!该死的海深蓝!该死的灵异协会啊啊啊啊啊啊!”〈……好像和灵异协会没关系吧?〉霈林海把他强行从电话厅中拖了出来,否则不只显示器,整个电话厅都要化为齑粉了。

“放开我!我要去杀了那群混蛋!”

霈林海满头直冒冷汗:“对不起,对不起,不过首先还是把东西弄到手再回去吧,否则这辈子就真的变成妖了。”

不是说妖和人之间有什么阶级分界线,问题是“妖”本身比“人”的能力要强,而且寿命很长,所以社会上对于妖的要求标准就很高。要是在户籍上变成妖籍的话,他们就必须以人类的身体来承受妖的责任,他们这些人是绝对绝对不会乐意做这种牺牲的。

─不过还是那句话,他们要是真的变成妖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可恶啊啊!等我回去我就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全杀掉!我要在那个变态学院里放毒气!要在你们每个人的茶杯里放硫酸。”

一头狼在远远的小树丛中看着他们两个的悲惨境遇,口中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奇怪笑声。

A计画失败,逃走的B计画流产,现在只能用最后的杀手#─C计画了……

楼厉凡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绿,霈林海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黄。

因为现在楼厉凡将用他的“魅力”去“迷惑”贝伦,好套出卖身契的下落,而霈林海……正被他掐住脖子闭眼等死。

“我告诉你……霈林海……我在这妖学院所做的事情,绝对绝对不允许你告诉任何人!连海深蓝和拜特也不行!要是让我发现你透露了一丁的口风,我就把你一一撕碎了喂狗!你听到没有!”

这些字是一个一个从牙缝里蹦出来的,生硬得好像冰茬子一样,刺得霈林海浑身哆嗦。

这位可怜人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呃……如果是妖学院里的人透露出去的话……”

“你跟着陪葬!”

“……”我招谁惹谁了呀!无辜的霈林海在内心深处痛苦地大喊,然后一边流泪一边在心里打算着怎样的自杀方法比较不痛苦……

晚上,十二二十五分,楼厉凡站在妖学院的门口盯着在悬崖上悠闲地晒月亮的贝伦,一动不动。

“厉凡……”霈林海小心翼翼地在他耳边提醒,“你已经站了半个小时了,再站下去的话,他就到树林里去了!”

从贝伦出来开始,楼厉凡在那里端端正正地站了半个小时,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这会儿身体都有些僵直了。

“……用不着你管……”楼厉凡脸色青黑,在夜色下更是形容可怖。

霈林海老老实实从命,躲到一边连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因为他不晓得自己下一句话会不会惹到他,让他有藉口抓住自己泄愤……

十二二十九分,楼厉凡的步子终于移动了,他慢慢地慢慢地向悬崖走去,就好像在走向杀他脑袋的铡刀。

十二四十二分,贝伦还没有离开悬崖,楼厉凡沉重的身影在艰难的跋涉之后,终于走到了他─或者说,“它”的身后。

悬崖上的那头白狼忽然动了一下耳朵,然后放在爪子上的脑袋缓缓地抬了起来,一双狭长的眼睛在月光的反射下闪着冷冷的光芒。

“楼厉凡……?有事吗?”现出原形之后,他说话的能力依然存在,不过要是对一个普通人来说的话,一头狼口吐人言实在是有怪异了。

“呃……嗯……有……事……”最后的那个“事”字几乎被微风的声音压过去了,他的脑袋低得几与地面平齐。

现在不只有要套这位百年妖怪秘密的紧张,还有一就是,在晒月亮的时候,妖怪们的“人性”最低,而“兽性”却是最高的。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激怒他而被撕碎吃掉。

那么为什么偏偏要在这时候来接近贝伦呢?就是因为“兽性”达到最高时,对周围的警戒就只剩下了直觉和外表。

也就是说,现在的贝伦可以探知周围空气中隐伏的杀气,只要楼厉凡有对他不利的行动,他可以比平时更快地知道并且做出反应。但是对于楼厉凡要探得他口风的事情,他是不会像平时那么敏感地察觉到的。

“……过来坐在我身边吧。”贝伦用头了自己旁边的位置。

楼厉凡犹豫了一下,走到他指的地方坐了下来。

先前他现出原形的时候,楼厉凡一直都在较远的地方看着他,只知道他身形巨大,直到坐到他的身边才发现,原来他的原形竟有两公尺多长,只是那狼头就有他自己脑袋的三倍大,身后蓬松的尾巴虽然现在服服贴贴地盘在那里,但看得出只要他动一下,厉凡的骨头就能被拍碎得收不起来。

这些都可以说是因为他巨大的身形而导致的压迫感,但那不是让楼厉凡心惊的真正原因。

贝伦毕竟是狼,那个壮硕的身体似乎随时都有兽性的味道散发出来,只是坐得近了一而已,楼厉凡就从自己的心底感觉到了丝丝缕缕渗透出来的恐惧。

很可怕,这个人真的很可怕。对方根本就不需要移动身体任何部分,就可以把自己拍成肉泥。这样不要说再加上一个楼厉凡,就算再有十个楼厉凡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他很怀疑,就算他们找到了那张卖身契也逃不出去,这个人……绝对不是他们以前想的那么好对付。

“到底是什么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