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 > 第四章 卧底妖怪学园

第四章 卧底妖怪学园(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孝庄秘史 侠行天下 色胆包天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 极品农民之我自风流[极品农民] 覆雨记 生命的奔流(天生我材必有用续) 奶妈疼你 我是胤禛福晋 佳音如梦

楼厉凡和霈林海到达校长室的时候正好八正,这当然是故意计算的结果,因为他们既不想和那变态多在一起一秒,也不想因为迟到,而遭到那变态巧立名目的惩罚。龙腾小说网ltxsba.

两人敲门而入,这一次的校长室不再是当初他们报到时的那个黑异空间,而是和一般学校没有什么区别的所谓“校长室”。

漂亮宽大的房间,大得能容七、八个人一起办公的办公桌,墙壁上爬满了不知名的绿色植物,地面上除了需要坐人和走路、放东西的地方之外,全都被奇怪的植物占满了,整个办公室好像一个热带丛林一样。

霈林海不禁有些担心,这么潮湿的地方会不会生蚊子……

一进办公室,两人就热得受不了,把外衣脱下来搭在手腕上,然后才向办公室里的人低头致敬:“海深蓝老师,我们来了!”

办公室里“似乎”只有海深蓝一个人,因为办公桌旁边就只有她坐在那里。但是楼厉凡和霈林海两人一发声,刚才完全没被他们放在眼内的,一直堆在办公桌上的黑色可疑不明物体就忽然抬起了头来,用阴阴森森凄凄惨惨戚戚的声音说:“你们终于来了……”

“鬼呀─”那声音很像怨灵,而且是积攒了千年怨恨的那种,霈林海吓得嚎叫一声,猛然倒退三步抱住楼厉凡,浑身颤抖。

楼厉凡踹了他一脚:“看清楚!那是那个变……咳,是我们校长!”

他一抬起头霈林海就知道了,可还是忍不住会害怕,这没办法,谁让他的声音这么恐怖的……

那变态校长好像也没什么精力和他们计较,只是依然用那种非常凄惨的声音无力地说了一句:“一切由海深蓝老师处理……我不管了……”然后就又趴在桌子上,似乎是自怜自哀去了。

海深蓝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匡当一声砸到那家伙头上,那声音又大又响亮,楼厉凡怀疑这一缸下去那变态还有命在吗?

“你这个不负责任又没用的蠢材!我们要你干什么!”海深蓝咬牙切齿地对他骂。

那变态就好像死了一样,一反应也没有。

海深蓝示意他们坐下,两人走到办公桌前,拉出两张椅子,将外衣搭在椅背上,坐了下来。

“今天找你们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你们去做。”海深蓝的表情很严肃,眼神凌厉,“但是这件事必须特别保密,我希望你们的嘴巴从现在开始能闭得紧一,因为这是事关咱们拜特学院生死存亡的大事!你们明白吗?”

两人知道既然叫他们来,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严肃,还是“事关拜特学院生死存亡的大事”?

不过看看那变态现在的样子,大概就能猜出个十之八九了,因为至今他们还没有看过他有这么沮丧的时候,除非真的出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否则绝对不会这样的。

两人不由自主地坐正了身体,仔细去听这一次危险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其实……”似乎要说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难以开口,海深蓝坐在那里的身体微微地扭动了一下,调整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嗯,其实……”

一连“其实”了七、八次,她还是没能说出口“其实”是什么,最后竟有些恼羞成怒了,又抓起桌上的笔筒、砚台、镇纸统统向那个趴着的变态砸去:“你个混蛋!这种事让我怎么说得出口!有本事自己给他们说!你这个一用处也没有,只会招惹是非、招蜂引蝶的白痴!”

招惹是非……?

招蜂引蝶……?

楼厉凡和霈林海忽然意识到,这次派他们去的任务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只是“能让那变态这么苦恼”这一条,就很可怕了。

那变态仍然像死了一样,一反应也没有。

海深蓝把桌子上能扔的东西全都扔完了,却好像扔到已经干涸的水沟里,没有丝毫水花儿,她一怒之下站起来,抓起自己坐的椅子就往他头上扔过去,楼厉凡和霈林海大惊失色,慌忙拦祝糊,以防在事情还没说清楚之前她就先把他砸死了。

好不容易平复了一,海深蓝瞪了那家伙一眼,放下椅子坐了下来。

“其实,事情是这样子的……”

事情很简单,只是稍微有难以启齿。

前段时间召开了世界灵异协会举办的三界教育研讨大会,所有高等灵学院、妖学院、魔学院的教育主官都会参加。

这些学校当然不会只有人类,还有妖怪和魔物开办的,因此在这个会场中会有妖怪学校和魔物学校的主官,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可问题在于,以前为了防止拜特的首席变态去那里捣乱,已经有百多年没有让变态校长参加过了,一直都是由两位副校长中的一个去。

但是今年雪风副校长由于某种原因没在学校,而帕乌丽娜又不放心把那变态在没有她们的监视下,留在学校荼毒学生。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大无畏精神,她自己留守,把兴奋得就差没跳舞高歌的拜特先生赶去会场玩了。

事实证明,雪风和帕乌丽娜百多年以来的想法是正确的,让拜特去参加那种会议简直是灾难。

刚去的第一天,他就因为觉得会议太无聊而偷偷地摸到会场外面放烟花,那些珍藏版超级烟花险些把一干与会的高层人员全部烧成灰。

第二天想勾搭伯伦希尔女校美丽的校长被拒绝,半夜到人家窗口下面唱情歌,结果被五十多名准备就寝的人员毒打一顿。

第三天他无聊到爬到五百多层的楼上,说要把所有灵力收起来用万有引力的原理飞翔,引来国际大型媒体参观。

第四天、第五天……

如果只是这样荼毒别人就算了,可他还是觉得不够刺激,明目张胆地召集与会者进行大型赌博活动─让大家猜他手里火柴棍的长短,输了的人要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留下。

也不知道他怎么说服其他人的,反正参加者很踊跃,而且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输给了他。

“百分之九十九?”楼厉凡提出疑问,“那剩下的百分之一……”

赢了的那百分之九十九都不算什么,因为对别人来说重要的东西对他根本没有什么作用,问题是输的那一个,他怎么输的?输了什么?

答案是之前他其实一直都在作弊,只是因为技术高段而没有被人发觉。可是他不幸地在最后一场遇见了零度妖学院的理事长─狼妖贝伦。

他是发现了拜特的作弊行为,但是一直不动声色地按兵不动,也没有揭穿他,直到最后才上前和他赌,赌之前似乎不经意地问拜特,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拜特狂笑着说是自己,不过他是绝对不会输的。

结果……

结果贝伦很轻松地就破了他的手段,然后在大家面前逼迫他签字画押,允许贝伦把他卖掉……

“……卖掉……?”霈林海只感觉到眼角一直在抽搐、抽搐……

“如果把他一个人卖掉也就算了,”海深蓝叹气,“我们根本不会多说一句话,他要死就死去吧!可是这个混蛋还加上了一条,‘本人和拜特学院捆绑出售,决不单卖!’混蛋!”

看看周围再没什么东西好扔的了,她凌空一抓,刚才被丢出去的烟灰缸又回到了她的手里,她又砰地一声砸到了那变态的脑壳子上,“你要自己死就自己死!干嘛还把拜特学院带上!你真是嫌我们活得太清闲是不是!”

拜特在黑布里抽抽嗒嗒,过了一会儿开始嚎啕大哭:“我也是没办法呀!要是光卖我的话,你们根本不会想办法救我呀!呜……哇!”

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楼厉凡才懒得管那个自作自受的怎么哭,问道:“那海深蓝老师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海深蓝顿了一下,加重了语气,“希望你们去零度妖学院卧底,找机会把他签的那个卖身契偷出来。”

楼厉凡和霈林海对视一眼。

“等……等一下……”

“放心好了,等你们回来,当然有奖励。”

“那个……”

“至于究竟是什么,等你们回来自己选就好。”

“我……我们……”

“呃?这样还不行吗?想现在就毕业也可以,或者想直升研究生也没问题。”

“不对!我们要说的不是这个!”楼厉凡猛地站起来用力捶了一下桌子,“那可是妖怪学校!我们两个是人类!肯定一进去就会被发现吧!那样怎么卧底啊!”

海深蓝好像早料到他会提出这个问题,微笑了起来:“这当然就要用到我今天讲课的内容了。”

灵气,变成妖气,或者变成魔气,对不知道原理的人来说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是拜特学院,这里有“质性转换”的实用课程。

质性转换,其实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技术,也不是别人开发出来的,而是拜特那个变态的兴趣凑巧弄出的结果。

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发掘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因此很喜欢挑战身体的极限。

他想改变身体的结构,为此研究了人类和妖怪和魔物的相同与不同之处,从力量走向以及力量和身体之间的关系,还有质变量变的过程,他在一次碰巧模仿魔物力量走向时走错了路线,却忽然发现身体的结构虽然没有改变,但是“气”的质性却变化了。

当时他的“气”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直接变成“妖气”或者“魔气”,而是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混合气,他因此从这个方向继续研究,把研究目标从身体的结构改变,修改为对“气”改变的研究,终于找到了现今他们所用的这个方法。

“这么说来,这个变……校长其实还是满有才能的?”霈林海问。

那变态兴奋地抬起头来。

“如果他能把精力用在正路上一半的话。”

海深蓝怒视他,又让他把脑袋低了下去,“可是这种方法有些危险,因为谁也不知道如果被心术不正者用在歪路上的话,会出现多么严重的后果,所以这个技术只有经过灵异协会严格筛选的人选才能学会,并且在特殊许可的情况下才能使用。

“可是这一次的情况比较特殊,贝伦以前经常到学院里来,对学院的教师了若指掌,如果派遣教师去,不用两天就肯定会被押送回来。可是这种事情又不能拜托学院外面的人,只有在学生中筛选。

“你们对它惊人的学习能力正是我们要的,所以今天和你们一起学习质性转换的其他学生们,就被消除了关于这方面的全部记忆,而你们回来之后也要做好这种准备,明白吗?”

楼厉凡和霈林海互相看一眼,没说话。

“既然要装‘妖’,就要装得像一,我现在就教你们一些只有‘妖’才能使用的能力,还有一些常识,到时候不要露馅了。

“不过时间不多,我只能教你们最基本的东西,更高段的技术么,我会给你们带一些书籍资料,一定用得上的。”

离开校长室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楼厉凡裹着厚厚的大衣在雪地上匆匆地走,他恨不能从教学楼一出来就立刻走到温暖的宿舍里去,可惜离得太远,让他想快都没办法。

霈林海跟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低着头似乎边走边在思考什么问题。楼厉凡走了一会儿,发现霈林海不在身边,一回头,他已经站住了,一手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霈林海?你到底回不回去?”

霈林海如梦初醒,忙甩开了步子跟上他。

到了房间里,楼厉凡边脱衣服边问:“你刚才在干什么?作梦吗?”

“不是……”霈林海把自己的外套挂在衣橱里,坐到床上说道,“刚才我一直都没问,其实他们可以用学院中其他人的名义,把学校买回来吧?为什么他们不这么做呢?”

楼厉凡活动了一下刚才被冻得僵硬的筋骨:“大概是不愿意掏钱吧……谁知道这个学校能拍卖多少钱,与其倾家荡产地买回来,还不如做这种无本的生意偷回来。我想他们就是这么想的吧。”

说得很有道理,而且与真实的情况差不了多少。不过还有一他们没问,海深蓝也没告诉他们。

像这种被强迫卖掉的事情本身就很丢人了,如果最后还沦落到要自己把自己买回来,学院中谁也拉不下那个脸。所以他们宁可偷,也坚决不干这种让自己丢分的事情。

“可是妖学院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妖怪哪。”霈林海感叹。

楼厉凡活动筋骨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对了,我也已经有很久都没有见到妖怪了。不知道现在妖怪们的能力提升到什么地步了呢?”

“啊!”霈林海大叫一声,吓了楼厉凡一跳,“我想起来了!今天白天的时候海深蓝老师好像说了什么……‘那个变态校长是妖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怎么知道?”楼厉凡面色不豫地道,“照现在的情况看,就算我们从他身上探测到妖气,也不能说明他就是妖怪,更何况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我从以前开始就没在他身上探测到任何气息,就好像他根本不在那儿一样。”

霈林海莫名其妙地变得非常高兴,喜滋滋地指着自己道:“我!我也是!我还以为是我的探测有问题。”

“你的探测本来就有问题!”楼厉凡毫不留情地说,“你到现在还是没学会灵感力,肯定是靠灵力探测的吧?连我灵感力都测不出来的东西,你用灵力能测出来吗!嗤!”

霈林海萎缩了一圈:“对不起。”

“不过,”楼厉凡又说,“因为质性不同,所以气息变成‘妖’以后会有某些能力不能相通的问题,你要小心不要用在灵异学校学习的方法去释放妖力,不然万一你自己自爆事小,要是弄得连我也暴露了身分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是……”

时间的确很紧迫,拜特校长和拜特学院的拍卖会将在两星期以后举行,所以海深蓝只能用一天时间帮他们讲解到了妖学院之后需要注意的问题,以及教授一些简单的妖力法术,帮他们解除变成妖之后出现的一系列BUG.因为重力对“妖”的身体影响较小,而会被风吹走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真正的大问题在于,他们在使用妖力的时候,经常因为习惯于走“灵力”的路线,而出现不兼容的自爆现象,常常对方还没有攻击过来,就已经被自己爆得灰头土脸了。

海深蓝花了很大的力气调教他们两个,生气发火是常事,不过幸运的是,她每次都把那个倒楣的拜特校长先生带在身边,一有怒气就抓祝蝴猛跺,楼厉凡和霈林海倒是没有受多少罪。

第二天,他们就离开了学校。

不过因为他们卧底的事情是很秘密的,对其他人只通知说他们要进行校外的实习,因此走的时候没有什么人送。于是,明明在热闹的圣诞节前夕气氛中,两个人却只能寂寞地背着很凄凉的斜阳坐上飞行器,飞向他们不可知的未来……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