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园传说 > 第七章 灵能师讲鬼故事

第七章 灵能师讲鬼故事(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孝庄秘史 侠行天下 色胆包天 纵欲四海(ⅠⅡⅢ全本) 极品农民之我自风流[极品农民] 覆雨记 生命的奔流(天生我材必有用续) 奶妈疼你 我是胤禛福晋 佳音如梦

上一百支蜡烛。龙腾小说网ltxsba.

围坐成一圈。

每个人讲一个鬼故事。

每讲一个故事就吹灭一支蜡烛。

回圈,再回圈,一直到吹灭最后一支。

然后……你就能看到这世上最恐怖的情景。

“……这种古老的东西有用吗?”楼厉凡怀疑地问。

霈林海和东明饕餮,带着莫名的兴奋,左右开弓地施展火术,火的对象,则是被整齐地排列成圆形的一百支蜡烛。

被着的蜡烛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发出明亮的光,不时啪啪地响几声,响声之后火光会接着跳一个诡异的舞蹈,随即又恢复正常。

由于都是特制的超长耐烧蜡烛,所以每一根的火光都并不强,只有一圆豆似的光亮,意思意思而已。

“一定有用的!一定有用的!”东明饕餮兴奋地声音都发颤了。“这可是她们亲口说的!瞧啊!这是多古老的技术!多难得!能这么亲身体验怀旧实在太难得了!”

楼厉凡无语,这不算很难得吧,只不过火的时候麻烦。

东崇一直歪在屋子角落里打瞌睡,毕竟对他这种千年僵尸来说,鬼这玩意的普遍性,就像路边的石头一样,那些所谓难得的古代技巧,也不过是他曾经用过的过时玩意,就算是实习,他也对此毫无兴趣。

是的,这是一次实习,但是连带班的老师都没有配给他们,就把这些学生们赶出来自生自灭,号称不完成此次的实习任务,就不准回去。

不过学校还算可以,每个一年级学员都分配了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带领,不管这些学长实力如何,就算是个垃圾说不定也有用呢?毕竟能一起去死的多一个是一个,他们对此是绝对不会嫌弃的。

楼厉凡和霈林海这次的实习地,是一个叫伯伦希尔的女校,据说历经了近千年的风雨飘摇,和拜特学院的历史比起来,也是古老许多。

不过正因为是如此古老─不仅老得没牙,连骨头都老成朽木了─对各种妖怪鬼魂之类的东西来说,它可就是唯一的神话……

可怜女校本身有着天生的缺陷─全是女生,见鬼就像见到抢劫了一样又嚎又叫,一天到晚,只见着女孩子们尖叫着跑过来,又尖叫着跑过去,哪有人有心思上课?

像这种情况,若是没有人帮忙是不行的,所以它便和拜特学院结成了校际盟友,让学生们来此进行校外实习,同时……驱鬼。

当然,驱鬼的费用不会少给,可惜对学生们来说,这却是义务,钱是一毛也见不着的。

伯伦希尔女校中,总流传着各种各样的鬼怪传说。比较有名的是“九十九大鬼事”,当然谁也没数过,也不清楚是不是有九十九大,反正大家都这么说,就这么一直流传了下来。

这次楼厉凡他们被分到的任务是“九十九大鬼事”之“仓库里的百鬼传说”,就是在仓库里最阴暗的角落一百根蜡烛,讲一百个鬼故事,然后等着最恐怖情景出现的无聊任务。

最可气的是,上面根本不准他们灭鬼,连反抗都不准,只准自保,并且要求他们用微型摄影机把鬼事过程录下来,也不知是要卖给奇怪的人,还是当电影特效?

楼厉凡不爽地看着睡得打起了呼噜的东崇一眼,心里那个怒啊#蝴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就算不蜡烛─反正那两个人得很高兴,就让他们继续去─至少也要准备一下吧?居然睡觉!还睡得那么香!

……好吧,他承认他就是嫉妒!如果他待在这种霉味四溢的地方都能睡得着的话,那他的脾气也许就不会这么暴躁了。

“旱魃。”楼厉凡终于没忍住,在他的小腿肚上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快起来,看看你的摄影机掉到哪了!”

东崇睡眼朦胧地把眼睛眯开一条缝,低头去看胸口像纽扣一样大小的微型摄影机,发现它仍在原来的地方,有茫然地道:“不对啊,还在……”他一闭眼睛,又睡过去了。

楼厉凡更怒……这家伙明明都好几千岁的人了,怎么就一风度都不顾呢!

东明饕餮一个没注意,裤脚被蜡烛引着了,他惨叫着跳起来,带着身后的火势在仓库里狂奔。幸亏周围都只是一些训练用的金属器具,不然被他这么跑两圈,四个人都会死在这里吧。

霈林海手忙脚乱地在他后面追,想用水咒术给他灭火,却怎么也追不上那个拚了命在转圈的人,发出去的水咒术都淋到了金属器具上,不知道这一役下来得弄坏多少。

“我说你啊!”楼厉凡盘着腿,托着腮帮子,无聊地看着那个引火焚身的人,说,“你手下那个半调子可变成信号弹了,你都一不担心?”

东崇微微抬起眼皮,又懒懒垂下:“有何关系,反正若我没死他就不死,让他记教训也好。”

“教训啊!”楼厉凡的眼神跟着霈林海手里的水咒术,发现他在距离目标短短十米的位置上,居然第二十三次打错了地方,于是不得不承认,千年旱魃果然不是白活了千多年的。

好不容易灭了火,东明饕餮哭丧着脸,跑回东崇和楼厉凡身边,让他们看自己烧成超短裤的长裤,以及熏得焦黑的腿和脸,东崇和楼厉凡很有默契地一左一右扭开脑袋,全当什么也没有看见。

经过了艰苦卓绝〈但很莫名其妙〉的努力,他们终于齐了一百根蜡烛,四个人坐在明如白昼的蜡烛群旁,看着那些闪亮跳动的东西,他们终于发现,他们准备好了一切,却忽略了一个比蜡烛更重要的问题。

“喂……”楼厉凡问,“你们会说鬼故事吗?”

众人无语。

他们可都是灵能师候补,除了霈林海,基本上全都是灵能家族,从小就接触那些东西。鬼故事?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哄人的玩意。谁敢说他们怕鬼?鬼怕他们还差不多。

可是不讲鬼故事的话,仓库百鬼是不会出现的。这回可真难办了。

稍微思考了一下,东崇一指霈林海:“我听说你是从普通学校转成灵异学校的,你肯定会说鬼故事,来讲两个启发启发我们吧。”

霈林海眼睛都直了。天作证啊#蝴这辈子可是最怕鬼的!来当灵异学校的学生,只是因为那一身力量不用可惜,可不是他喜欢这些东西!

他求救地看着楼厉凡,楼厉凡有些不忍地转头看向旁边。这个人可怜是可怜,可现在又不是让自己发挥同情心的时候,这里面只有他曾经是“正常人”,不指望他又指望谁呢?

连楼厉凡都这样子,霈林海终于死了心,简直有些豁出去了,说:“我先说好啊,我讲鬼故事的时候,你们绝对不准笑。”

东崇严肃地头:“我们不笑。”

虽然对他们来说,所谓的鬼故事,基本上是等同于笑话。

霈林海清一清嗓子,开始了他拙劣的讲述。

那是个据说很恐怖的故事,一个男人杀了自己的妻子,几天后发现四岁的孩子一儿也没问到过妈妈,每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他很奇怪地问孩子:“你不想妈妈吗?”孩子说:“不会啊,因为你每天都背着妈妈呢。”

另外三个人盯着火光,发现霈林海不再讲下去,很奇怪地看着他:“怎么了?怎么不继续讲下去?”

“讲完了。”霈林海不得不承认,自己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就算他不会讲故事,也不要这么打击他,行吗?

“这算什么鬼故事!”东明饕餮失望地说,“只不过是背在背上嘛,拿下来不就完了?”

“有的时候是拿不下来的,”东崇很认真地跟他解释,“比如我上次说过的那个女鬼,被一个有百年法力的妖怪加持,到处去作乱。像她那样的,怎么可能轻易就拿下来?一定要特殊的咒术才行,或者你手上也要加东西。”

楼厉凡有不高兴:“只有他这种半调子,才需要那么复杂,我只要空手就能封祝糊。”

东明饕餮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楼厉凡可是他崇拜的人,居然这么说他。

“这位大哥,我也不是没用的,我怎么也算个二流旱魃。”

“二流旱魃就是低等僵尸,有什么不同。”楼厉凡冷冷地回他。

东明饕餮变脸。

东崇慌忙安慰他:“虽然差了半层血缘,就不算皇族旱魃,不过你比五鬼高级多了,千万别灰心啊。”

东明饕餮想起了五鬼─东崇那五具心爱僵尸青面獠牙的样子,开始嚎啕:“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我总有一天要变成真正的旱魃给你看!啊!”

东明饕餮开始愤怒地滚。

……你不怕僵尸了吗?楼厉凡和东崇很想这么问,不过还是忍住了。

已经被他们完全忽略掉的霈林海泪流满面。怎么会这样,不是说要讲鬼故事?鬼故事没讲,怎么先为这种事吵起来的。这样可什么时候才讲完啊!明天白天还有课啊,在这一番鸡飞狗跳兵荒马乱之中,蜡烛无声地灭了第一根。

那三个人终于想起了自己今晚的任务,也是直到这时候,才注意到霈林海已经怒得开始发黑的脸。

楼厉凡尴尬地看向旁边,那两个正宗和不正宗的旱魃低头,一个作思考状,一个作忏悔状。

“啊,啊,那接下来我讲个鬼故事吧……”东崇做了一个忽然想起来的模样,严肃地说,“其实我的故事还是不少的,这么多年不仅听了不少,还亲自写过一些。”

“真的?”东明饕餮已经忘了自己正在扮演什么模样了,立时惊讶地接上,“对了,我小时候看过一本叫《冬虫》的鬼故事,听起来和你的名字很像,是不是你写的啊?”

东崇显得有些得意:“那确是我写的恐怖校旱,一百年过去,到现在还有人看,真是惭愧。”

“诶?可我记得我爸把它归到搞笑校旱里啦,因为我看完都笑得睡不着,家里兄弟们谁想陷害别人就送这个,保证失眠。”

楼厉凡噗嗤嗤地大声窃笑,连霈林海也慌忙低下头,掩藏嘴角收不住的笑意。

东崇气得脸都快成黑的了。

东明饕餮知道自己闯了祸,慌忙安慰他道:“其实那本书还是很好看的,能写出那么多搞笑的情节可不容易啊。”

楼厉凡嗤笑得更大声了,霈林海肩膀使劲抖。

东崇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他现在真是无比后悔,当初毁掉自己大半修行,去救这个该死的臭小子#蝴当初应该任他去死才对的!

东明饕餮发现自己闯了祸,不禁缩了缩头。他可是接连得罪了两个人,今晚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总之!”东崇决定忽略那个臭小子,生硬地说,“我们今晚的任务是要拍百鬼,要引它们出来只需要讲鬼故事,但可没规定要讲恐怖的鬼故事!而且我们人少,时间又不够,一个故事五分钟都得讲到明天早上去!从现在开始,只准讲短故事,只准短!一个人只有一分钟时间!就这么定了!”

楼厉凡和东明饕餮对此没有表示反对意见,霈林海简直对东崇感激涕零。他就知道,在这里面就他最没有发言权。

现在只要有个有发言权的,情势当然立马就能收住,他对自己在前辈面前的无能表现,虽然感到很悲痛,不过也只有这样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表示异议,东崇就自顾自地讲了下去。

“这种故事可没什么稀奇的。有一个人,经过墓地,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就回头应了一声,然后就死了。完了,下一个。”

大家大眼瞪小眼。

这个故事的确是短啊,够短,可是它到底讲了什么玩意?

“说不定是他的朋友,”东明饕餮小声说,“他一回头就掉到沟里,摔断脖子死了。”

楼厉凡想了一下:“又没说是白天还是晚上,说不定是有人在打棒球,喊他的名字让他让开,他一回头就被棒球砸死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