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最新网址:https://www.ltxsba.fun,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龙腾小说 > 都市言情 > 杨家洼情事 > 第28章

第28章(1 / 2)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好书推荐: 艳情短篇合集 打造娱乐帝国2080(明星潜规则之皇1750) 少年大宝风流 饿狼扑羊 圣域大陆——战缚记 一世长安 萦柔 炼狱天使 独身女人香 陪嫁丫鬟——紫嫣

自从那天二巧儿哭着说出了心里话,吉庆好几天都迷迷糊糊的。

虽说是娘和巧姨曾经一厢情愿地把他和二巧儿扯到了一块儿,但吉庆却从没把那些玩笑话当真。从小到大,吉庆一直把这个每天黏在他屁股后面的黄毛丫头当做妹妹,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和她谈婚论嫁。

心思没到那儿,便从始至终地隔了一堵墙,冷不丁地听了二巧儿一说,却着实的乱了。要说长相,姐俩其实差不多,大巧儿艳丽,二巧儿清秀。只是大巧儿年长一些,发育的早,该突出的地方浑圆丰满,该纤细的部位柔软玲珑,再加上与生俱来的一股子媚气,早早的便吸引了吉庆。那乖巧的二巧儿,便再也入不了吉庆的眼。

可是,二巧儿对自己的喜欢竟不是仅仅局限于兄妹感情,迟钝的吉庆却万万没有想到。

以后的关系咋处呢?这倒让吉庆一时的犯了愁。

好几天,吉庆都下意识地躲着二巧儿,至于巧姨那院儿,也再不敢去了。那巧姨和大巧儿,也只好寻了各种理由,频频地过来串门儿,逢上没人注意,便悉悉索索地互相勾搭一番。大巧儿还好,毕竟名正言顺地可以和吉庆打情骂俏,苦就苦了巧姨,心里面春情荡漾表面上还要装作波澜不惊,每次见了吉庆心口都是「扑通扑通」地小鹿乱撞,恨不得一口吞了吉庆,脸上却还要强做出另一幅表情。

回回都是兴趣盎然地来了,垂头丧气地回去,天天把个裤裆都弄得潮乎乎的,说不出来的一股子难受。

这一年的春天来得格外的早,刚刚过了四九,阵阵带着清新泥土芳香的暖风,便缓缓地拂过了下运河平原。河堤上已经有嫩嫩的苇芽儿不甘寂寞地钻了出来,睁开惺松的睡眼,钻舒展着嫩绿的苇锥,星星地在枯黄沉闷的土堤上抹了薄薄的一层盎然。封冻的下运河不知不觉地也开始挣脱坚固冰冷的冰层,细细地听去,隐隐的有「咔咔」爆裂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吉庆的心情随着第一股春风的拂面也瞬间变得荡漾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万物的复苏,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却是因为二巧儿住了校。

二巧和吉庆这一拨儿孩子,今年正好是要中考的关键学期,刚刚开学,像二巧儿这种学习好的,早早的就单开了一班,集合了全校的精兵强将把这帮孩子盯得紧紧的,孩子们于是每天都披星戴月地早出晚归。像吉庆那帮平日里就没个心思学习的,学校里也就干脆放了羊,象征性的督促一下,好歹盼着这些孩子毕了业,也算尽了人事。快班里那些离家远的早早地就住了校,一来杨家洼距离学校不远不进,二来进进出出有伴儿大人们也不担心。二巧儿不提,巧姨也乐得省上几个钱儿。

没成想,开学没几个礼拜,二巧儿便提出了住校。刚刚开口,那巧姨还没听明白是咋回事儿,大巧儿竟少有的和二巧儿站在了一堆儿,恨不得举了脚丫子赞成。那雀跃兴奋的劲头儿,少不了又挨了二巧儿好一阵子冷嘲热讽。

想了一下,巧姨也明白了闺女的心思,估计着二巧儿也打算着弄个眼不见心不烦。这些日子二巧儿每天阴沉个脸,说话也是夹枪裹棒的,巧姨早就看出来老闺女心里的那些郁闷。但男男女女的事情,本就像渔网,挑来拣去还是乱七八糟,何况还有那么多说不出口的隐秘,更是让巧姨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索性便糊涂到底。

大巧儿那欢欣鼓舞的劲头儿倒也提醒了巧姨,权衡了一下轻重得失,咬了咬牙,从箱子底翻出了一些钱,凑了凑交给了二巧儿。

铺盖卷是巧姨喊了吉庆顺便帮着搬到学校的,一路上,吉庆扛着包裹在前面走的匆忙,二巧儿不声不响地紧紧撵在身后,直到学校门口,两个人竟谁也没说上一句话。

吉庆是怕了,也不知道要说个啥,反正是存了送瘟神的心思,早早地把小祖宗送到学校就算完事大吉。那二巧儿却有满肚子话想要对吉庆说呢,但看他那副蔫头耷脑的德行,陡然的又是一阵怨气。

进了宿舍,看着吉庆手忙脚乱的帮着她铺好被褥,又看着他急匆匆地想走,二巧儿终于忍不住,瞪了吉庆一眼:「这回美了吧?」

「美……美啥?」

吉庆纳闷地问。

「没有我这碍眼的呗,还不美?」

「说啥呢你,走了。」

吉庆心里发慌,扭头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听到背后二巧儿高高的一嗓子:「我告诉你,早晚你得后悔!」

吉庆没答话,头也不回地跑了个没影儿。

这天放学,从二巧儿她们班经过,吉庆远远地看见二巧儿坐在教室里,纤细的身影孤单而又落寞,心里面突如其来的一阵子异样。那感觉说不出道不明,吉庆就好像五脏六腑被人挖了一下似的,空涝涝的一股子惆怅。

同村的一帮孩子大呼小叫着结伴同行,吉庆心事重重的慢慢地被甩了下来,一个人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微微的风顺着枯黄的田地上扫过来,温馨润暖夹杂着清新的草香。整个大地似乎被这缓缓的春风叫醒,像个慵懒的老人慢慢地睁开惺忪的睡眼,抖抖僵硬了一冬的身子,便有了若隐若现的鲜嫩肌肤。万物重现生机,但在吉庆的心里,却莫名其妙地牵牵扯扯。

吉庆不知道自己这是咋了,二巧儿住了学校按理说是件让他轻松的事情,但心里面却没来由得翻腾,翻腾得他就像突然的吃了一个干冷的馒头,噎在嗓子眼儿里,堵得他顺不过气来。

吉庆长长地做了一个深呼吸,贪婪地吸进这满世界的清香,又彻底的把心里的一股子怏气吐出来,似乎觉得舒服了一儿。

身后一串清脆的车铃声响起,吉庆扭头去看,一个婀娜的身影骑在车子上笑盈盈地冲他飞过来,是大巧儿。

「咋走得这么慢?等我呢?」

大巧儿慢下来停在吉庆身边,骑坐在横梁上。

看见大巧儿嫣然媚笑的一张脸,吉庆的心情陡然开朗了起来,回身接过车把,招呼着大巧儿下来。大巧儿翩身下了车子,又递给吉庆,等他骑上了,又跃身窜上后座,胳膊环住吉庆的腰,紧紧地把自己贴在吉庆背上,心满意足的一阵惬意,竟「格格」一笑。

「笑啥呢你?」

吉庆问。

「没啥,骑累了,坐着舒服呗,」

大巧儿鼓悠着身子把自己放好,又说:「看我妹啦?弄好了?」

「那还弄不好?宿舍都是现成的,铺盖卷一铺就行了呗。」

「哦,」

大巧儿若有所思:「也不知道还缺啥不,学校有地儿吃饭?」

「有食堂。」

吉庆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又数落她:「你咋就操不够的心呢,在家也没见你那么关心你妹。」

大巧儿轻轻地在后面打了一下,一种心事似乎被吉庆说中了。

很多的时候,觉得妹妹在家里晃来晃去地的确有些碍眼,但突然的不在了,或多或少的却有些抱歉。大巧儿没认为是因为妹妹要好好的学习,却在欢欣之余,隐隐得觉得是因为自己和吉庆的原因逼走了妹妹。

大巧儿清楚地知道妹妹的心思,但爱情是自私的,已经和娘一起分享了,却再不愿把妹妹也扯进来。

妹妹将来是有远大前程的,大巧儿不像妹妹有那么多的理想,也没妹妹那么大本事,她只是希望过上几年就和吉庆结婚,好好地过日子,挣上一些钱孝敬娘把妹妹供上大学。庄稼人,还求个啥呢?这不是挺好?

每每想起这些,大巧儿的心总会酥酥的软软的,靠近吉庆厚实的背嗅着吉庆微微的汗味儿,大巧儿更是觉得从没有的踏实和满足。

两人一车飞驰进村子的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冒起了袅袅的炊烟。大脚正端了一盆水泼在街上,抬头见他们回来,便远远地招呼了一声儿。

吃饭的时候,大脚顺嘴又问了二巧儿,唠唠叨叨地问了个仔细,吃得好不好啊睡得安不安稳?事无巨细地碎碎念了半天,把个吉庆烦得够呛,饭碗一顿,撩开了脸子。搁以往,吉庆甩脸子给她看,那大脚二话不说一巴掌就糊过去了,可如今早已不同往日,大脚却停住了口,把剩下的话生生地又憋了回去。停了一会儿,却还是忍不住,嘟囔着说:「问问都不行?咋说那也跟我闺女差不多呢,要不是大巧儿插了一杠子,死活得让你娶了二巧儿。」

吉庆瞥了下嘴:「你想娶就娶?人家也得愿意呢,人家要考县里一中呢,将来是大学的坯子,到时候还看得上我?」

大脚还真没想到这些,被吉庆一说,似乎才意识到事情没准儿还真是那样,想了一会儿终于释然,竟又觉得大巧儿和吉庆的事情,还真就挺好,这才又喜形于色起来,却还是从兜里掏出一些钱,塞在吉庆手里,嘱咐着他明日里到学校交给二巧儿。

「上学忒苦,别再亏了嘴!」

大脚说。

「你们都咋了,二巧儿在家时都跟没看着似的,一不在家,又谁都惦记着了。」

吉庆掖了钱,扒拉了两口饭。

「哪能一样?那二巧儿就是疼人!这要是早些年,死活我得跟你巧姨换。」

大脚笑着说。

「那现在换呗,我愿意,就怕娘舍不得了。」

吉庆冲大脚挤了挤眼,一脸的坏笑,把个大脚笑得立时臊了个大红脸,探过身子就要去拧,嘴里还硬着:「我有啥舍不得的,现在不还是跟给了她一样儿?」

吉庆扭着身子躲着大脚,嘿嘿地笑着,紧着把碗里的饭吃完,放下碗筷起了身,一回头,却见巧姨从外面扭搭扭搭地走了进来。

「打老远就听见你们娘俩儿笑,吃个饭也那么高兴?」

巧姨进屋,抄个板凳坐下,盈盈地笑着。

「吃饭不高兴那还哭啊?」

大脚又问:「吃啦?」

「吃啦,就剩我们两个了,好凑合。」

扭头看见吉庆还站在那里,说:「大巧儿叫你呢,说有事儿。」

吉庆答应了一声儿,欢蹦乱跳地跑出了门。大脚看着吉庆的背影儿瞬间就消失了,气得直嘬牙花子:「嘿,真是儿大不由娘了,媳妇儿一叫,比啥都管用!」

巧姨被大脚说得话逗起了一阵浪笑,掩了口花枝乱颤的模样儿。大脚又扭脸瞪了巧姨一眼:「你这个当丈母娘的也新鲜,别人家都是拦着掩着怕出事儿,你倒好,没事儿还往一块儿拽。」

「出事儿才好呢,就势就讹上你了,甩你都甩不了。」

巧姨笑着说。

「行,那你就等着吧,你这个姥姥我看快当上了。」

一说这个,巧姨却来了精神儿,拽着板凳儿凑近了大脚:「我告诉你吧,这事儿啊得试,万一要是不好使呢,那不……」

话没说完,突然意识到犯了忌讳,恨不得抽上自己几个嘴巴,忙一脸讪笑,尴尬着瞅着大脚。

大脚倒没觉得咋地,反正也知道巧姨这人,一向是有口无心的德行,却还是绷了脸瞪着她:「撕了你那张臭嘴!这是当娘该说的话?」

巧姨讨好地笑着,和大脚凑得更近:「我可不是说长贵啊,长贵那是遭了事儿,不一样。不过话说回来,我说的没错呢,咱家村里那二迷糊的闺女不就是这样,过门儿一年不就离了。」

「你知道人家是为这事儿离的?」

大脚问:「不说是因为那男人不着调么?」

「且,骗鬼吧,也就你信那套磕儿。」

巧姨撇着个嘴,一脸的不屑:「是二迷糊闺女亲口跟我说的,说那男的天生来的就不行,秧子货!」

「真得啊?」

大脚也听得新鲜,一脸惊奇的看着巧姨。

「可不么,真事儿!」

巧姨信誓旦旦地说,话头一转又说起了吉庆:「我告诉你啊,可别问去。大巧儿说了,庆儿还行,是个小爷们儿。」

巧姨话头儿转得突然,大脚一时没缓过闷儿来,问:「啥?庆儿啥行?」

巧姨掩了口「吃吃」地笑,搡了大脚一把:「你装什么傻啊,那事儿啊。」

大脚这才清楚她指的是啥,忙「啊」了一声儿,羞臊地扯了巧姨去拧她的脸:「你个没羞没臊的玩意儿,这事儿你也问得出口?不要个脸了你!」

巧姨「格格」笑着躲闪,姐俩个立时在堂屋里嬉笑着扭做了一团,闹了半天,两个人终于累了,喘着粗气重又坐下来,大脚还在笑骂着巧姨。

「你个挨刀的,你真问啦?」

大脚说。

「问了啊,那咋了?当娘的不该关心一下?」

巧姨说得理直气壮。

「那大巧儿咋说的?」

大脚一脸的新鲜,好奇地问。

「开始还不好意思呢,反正就是说吉庆挺能的,是个棒劳力呢。」

巧姨大言不惭地说。其实吉庆行不行,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可她万万万没想到,对面的大脚,知道得竟不比她少上一儿。

两个女人各自心知肚明的,却你来我往地打起了哑谜。

「我看你这个骚货纯粹是憋的,哪有娘问自己闺女这种事儿的?那大巧儿刚多大?还没出门子呢,你也问得出口?没羞没臊的玩意儿!」

大脚一边收拾着饭桌一边数数落落地继续说着巧姨。那巧姨仍是一脸的满不在乎,抓起一条抹布擦着桌子,又把它立在一边,小声儿地嘟囔:「问问咋了?又不跟她抢。」

大脚扭脸盯了巧姨一眼,啐了她一口:「越说越没个形儿了,你跟谁抢啊!抢谁啊你!」

巧姨忙转脸随手找了个活儿,讪讪地笑:「我能抢啥呀,就那么一说呗。」

「我告诉你啊,大巧儿和庆儿的事儿,跟我这乐乐嘴儿就完了,别到外面瞎咧咧去!」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书推荐: 神医小农民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西游路上有玩家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DC家的骑士 峨眉祖师 SNH48的特殊粉丝感谢活动 奋斗在饥荒年代 我是至尊 杀戮美学